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课纲想把中国史虚无飘渺化

新课纲把中国史融入东亚史中,又不以中国史为主体,将使中国史更加「虚无飘渺」。而且,重大的中国历史事件,如果失去论述的主体,势必会发生「削足适履」现象。

这次高中新课纲公布后,引起社会普遍质疑,大家把注意焦点集中在把中国史融入东亚史此一项目上,其实,新课纲其他问题也很多,例如:中国史从每学期8小时、教科书1.5册,减为每学期6小时、教科书1册,请问:中国历史5,000年6小时可以讲吗?用「专题」能完成中国史教学任务吗?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课纲委员竟说课纲系采「人民史学」的观点,并举东汉末年「黄巾之乱」为例,这令人不禁兴起「今夕何夕」之叹!

刻意拆解中国史

「人民史学」是中国大陆在文革时期「疯行」一时的史学理论,强调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与帝王将相无关。但是随即做了修正:帝王将相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也起了相当的作用。不久「人民史学」在大陆史学界与中学历史教科书全都废弃不用了。想不到50年后台湾教育部颁布的中学课纲,竟不完整地捡来作架构,台湾的史学界不长进到如此地步?还是教育部准备进行一场毛式文化大革命?新课纲问题的严峻性,不能不特别予以重视者在此。

梁启超在《饮冰室文集》里指出:中国历史的发展,可分三个阶段,即:中国性的中国;亚洲性的中国;世界性的中国。梁氏并没有放弃中国历史一贯发展的论述,当然不能截取一段,作为整体来论述。

而新公布的高中历史课纲,放弃了「中国性的中国」与「世界性的中国」两阶段,把悠久的中国历史,截头去尾,只留下「亚洲性的中国」中间这一段。造成问题的关键在于:新课纲把中国史融入东亚史中,只能限于梁启超所说的「亚洲性的中国」这一阶段,又不以中国史为主体,因此使中国史遭到拆解,更加「虚无飘渺」。

中国发展早已超越东亚

而且,重大的中国历史事件,如果失去论述的主体,一定要放在「东亚史」的框架中,势必会发生「削足适履」的现象。以秦汉时代的「丝绸之路」,以及宋元明的海上「陶瓷之路」与海上的「丝绸之路」为例,其活动的范围,与目的地,已不限于亚洲,早已到达欧洲乃至中南美洲(西班牙殖民地),如果只放在「东亚史」的框架中,就说不清楚、讲不完整。

再以新课纲所列入的「人口的流动」而言,中国中古史上的几次人口大迁徙,都在中国境内发生,与「东亚史」并无多大关系。例如魏晋时代,「永嘉之乱」西晋覆亡,中原汉族衣冠南渡,其规模之大史称「多于过江之鲫」。其实,中原汉族除了向江南迁徙之外,还有一支向西迁河西走廊,另有一支向四川及西南地区迁徙,魏晋时代中原汉族大迁徙,仍然发生在中国境内,放在「东亚史」的框架内叙述,未免小题大作,会发生看不到中国史的现象。

中古时代十字军东征后,契丹、女真、蒙古在中国北部先后兴起,其中女真族建立的金朝,灭北宋时,造成黄河流域人民向南方逃亡,但这规模也放不进「东亚史」的框架里占一席之地。至于蒙古的兴起,不仅占领中国建立元朝,同时征服朝鲜半岛、威胁日本、进军印度尼西亚、东南亚,更发动三次西征,横扫中亚,震惊欧洲,建立四大汗国,这段历史「东亚史」的框架根本放不下去,有足够的资格放进「世界史」的框架理论述。

缺乏著作如何教东亚史?

这些都需要「学术界」先做出研究的结果,下游的历史教学才有所依据。但是,研究蒙古史或元史的学者,必须学习蒙文,四、五十年前,台湾地区尚有著名的蒙古及元史教授,有的大学历史系还开有元史,研究所也有研究元史的博士生,如今老成凋谢,后继乏人,恐怕已找不到元史、蒙古史相关著作;至于「东洲史」,在各大学几乎没有历史系开这门课,更没有这方面的著作。没有「东亚史」的著作,如何把中国史融入「东亚史」来讲?这样的「课纲」将使学生驾虚蹈空,在虚无飘渺中,连中国史基本的架构都看不到清晰的轮廓,更不要说与「东亚史」的关系了。

教育部制订这样的历史课程,教学的目标何在?如果确如媒体或学者所指称目的在于「去中国化」,我们只能说这课纲做得算彻底,如果站在国家教育的立场(这国家当然是「中华民国」),那就未免太过荒谬、匪夷所思了!因为现代国家国民教育是由政府管理的,执行机关是教育部,中小学各科课程纲要由教育部统一拟订,如今教育部制订这样的历史课程,不认同自己的民族,不认同自己的历史文化,这就不是纯粹课程有问题,而是教育部有问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