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文艺女青年其人

文艺女青年觉得很烦,烦透了。

首先,她不抽烟,怎么都没法逼自己抽烟。站在一群其他文艺女青年里,她觉得自己就是个怪胎。烟?不抽?喝酒吗?一点点。男朋友?从没谈过恋爱。哎哟妈呀,那你就只剩一个帆布袋儿了。

文艺女青年回家之后就把帆布袋给扯了。她讨厌labeling,标签化,所以她要physically地,去标签化。她走到出租屋的煤气灶前头,开了煤气,点了一个火柴,看着火焰一点点灼烧她在淘宝原创店99元买的帆布袋。她自己一个人住,烧一晚上也没人知道。那奇异的,消亡的味道混着泡面味,小心而坚定地伏在了她今天刚洗过的白床单上。

文艺女青年打算改头换面一下。她去烫了个发型,原来的清水挂面变成了卷发。她还去买了包和高跟鞋,当然用的是她几年来拒绝接受的,后爸的赠予。做了二十几年坚定的文艺女青年,她感觉就像是从出生以来就变成了一个素食主义者,她得吃点儿肉,不是为了以后继续吃肉,而是为了找回素食主义的那种道德高地感。

于是文艺女青年去了一个当地最浮夸的夜店。她自己一个人去的,走进门的时候,她被音乐震得都差点要懵掉。她感受到各种贪婪的双眼在她紧身的裙子上游离,有人假装从她身边蹭过去,狠狠地抓了一把她的臀部。

文艺女青年震惊而害羞地站在时而发散时而聚拢的紫色光束下,感受到血管跟着头顶的音响一起动次大次。

动次大次。

动次大次。

她拨开人群,走进了洗手间,扑到镜子面前,如同大醉一般,戏剧化地看着自己惨白,惨败的脸。

动次大次。

动次大次。

在洗手间扫地的清洁工大妈见状,以为她要吐了,经验性地递上一张纸巾。

文艺女青年转过身去,看着比自己矮半头的50岁女人。这个面无表情的女人在那一瞬间忽然化身了美,真实和善良。她可以被拍下来,裱起来,挂在文艺女青年挂满黑白摄影的墙上。

那一刻,文艺女青年忘情地俯下身去,给了清洁工一个缓慢而动情的吻。

那个吻是文艺女青年最近一段时间做过的最投入的一件事情。它坚定,侵略,充满攻击性,符合自然法则。那个吻是狮子跨坐在羚羊身上,是孔雀的开屏,是草原上雨季的来临。

「哎哟!」清洁工大叫一声,连连后退,将扫帚横在自己胸前「你,你,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不害臊的呀!」

雨季就忽然结束了。狮子回到丛林,羚羊落荒而逃。雌孔雀回到洞穴,雄孔雀被人类捉去。

害臊?文艺女青年睁大了眼睛,是吧,这是件该害臊的事吗?

在清洁工大妈的吼叫下,她如同一个逃兵一样跑出了夜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