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科幻小说,是可以速成的!| 未来局第1期科幻写作营

NON-EXISTDAILY

编者按

一个突如其来的科幻创意,要花多大的功夫才能变成吸引读者的科幻小说?

用文字创世纪,是怎样痛苦并快乐的过程?

未来局第一届科幻写作营的学员们在听课、写稿、讨论、修改中度过了整个七月,他们所收获的,远比一篇万字小说要多。

7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未来局第一届科幻写作营,在一桌改剩的草稿和空点心盒中结束了。

几星期前,当被询问第一堂课的听后感时,多数人的回答是:信息量太大!果盘很好吃!因为刚才2小时强行灌输的科幻史,还没来得及消化。但现在,他们讨论着海因莱因、麦积和某个关于黑洞的点子,并互留联系方式,约好以后再聚。

一切都像一场久违的夏令营。30多个学员决定牺牲吃瓜吹空调的夏日午后,花3周来学习写科幻的技巧,或者说,重新认识科幻。未来局派出科幻评论家兔子瞧,作家万象峰年和创作研究部的编辑们,手握来自美国冈恩科幻研究中心的大纲,买好零食,还做了一个萝卜形的听课章。

▲ 未来局写作营专用萝卜章,表彰全勤学员

▲ 第一期写作营结课后,北京班学员去吃了烤鸭

去年,未来局已经举办过两期科幻大师工作坊,带职业科幻作家走访高能物理所等科研机构,了解前沿技术,积累写作素材。但这一期写作营的受众是新人,非职业作家和普通科幻迷——从交上来的大纲看,很多想法既不新颖,也无法支撑一个故事。

这件事的难度在哪里?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系统的、创作结果导向的科幻写作课程。科幻写作班在美国已经进行了50多年,号角工作坊、奥德赛工作坊、冈恩科幻研究中心等著名课程的毕业生,很多都已捧回雨果星云奖杯。

此前,国内出现过的科幻写作班,或者缺乏持续性,浅尝辄止;或者能力投入不足,无法保证结果。而我们希望这个写作营能持续下去,能确保参加者完成令人满意的作品。

▲ 号角工作坊和奥德赛工作坊

“教练!我想写科幻!”

多年后回想起来,第一期写作营的学员组成一定相当奇特——京都大学的微生物学博士,三甲医院的肿瘤外科医生,职业编剧,常跑中东出差的工程师,音乐杂志的老编辑,资深科幻迷......有的拖行李来上课,有的退了去美国的机票,有的最后几分钟压线报名。

和欧美科幻圈的白发苍苍不同,这些人平均年龄很低,周身洋溢着“教练!我想写科幻”的热血感。

▲ 感受一下写作营成都班学员的平均年龄

肖遥以前觉得,科幻小说不重情节。张佳风在大学时,以为科幻是用创意解释非人类、超自然的现象。多数人则认为,科幻是题材很窄的类型文学,提交的初步创意中不乏人工智能、太空歌剧,换句话说,都是大众对科幻的传统理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