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写于“古典音乐很难吗”一周年纪念

听她讲古典音乐,打开你新世界的大门

——记《古典音乐很难吗》播出一周年

文/鹭大A

柏辽兹幻想交响曲第一乐章“梦幻与热情”

1

「一年前的七月三十一日,你在哪里?你又在做些什么呢?」

一年前的七月,我独自一人,刚结束了一次从北欧到南欧的旅行。在"极昼"的冰岛,于午夜十二点推开旅馆的门,爬上一个开满鲁冰花的山丘——眼前就出现了一条不知名字的冰川的冰舌。午夜的阳光洒在一朵鲁冰花的尖上:静默如时间的冰舌下,只有鸟鸣与我。

——我因此觉得:也许最好的道路,常常是一个人走出来的。(如果还有下半句?)

在回国的飞机上,耳机里各种音乐混杂。但是非常奇怪,迷迷糊糊中,到了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的Aria,漫山遍野的鲁冰花似乎又一次在脑海中"随风潜入夜"般地浮现出来。

之后不久,忽然在喜马拉雅FM上发现了田老师的音频节目:《古典音乐很难吗》。——第一讲就是巴赫。内心忍不住一个"!"。

想起之前曾经转发过几次的田老师的一段文字:

朱晓玫说,巴赫的音乐有佛性。这说法惊人,因巴赫信奉基督教路德新教。他写世俗音乐,写宗教作品,雅俗拼贴,难得糊涂,万物融洽至包罗万象。他的宽容和圆满,如同"佛有众生相,万物皆可佛"。于是弹奏巴赫成了修炼。

——一个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

摄于格伦德尔湖

2

在听《古典音乐很难吗》之前,我最多"只是听听古典音乐"。和大多数人一样,只知道一些最知名的乐曲或作曲家、演奏家的名字,至于他们到底有什么异同,是根本弄不清楚的。

可是跟着田老师听,似乎一切也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

比如她说"人尽皆知"的古典音乐巨匠莫扎特:

是"被低估的"。他"隐藏了自己所有的科学知识","他将巴洛克式老套的装饰音变作千言万语,心旌摇颤,他的歌剧发现世俗的欢乐与无奈,他的钢琴曲纯洁灵动堪比仙音,他让古典交响曲的辉煌交织着人的汗水、眼泪与激情,谁能抗拒他的赤子之心?也许他的天才一部分是来自性格的优势,但谁会料到,这样活蹦乱跳、各种恶作剧各种不靠谱的性格里竟天生一份古典的秩序感,他精妙地衡量乐感,关照结构,这才是莫扎特真正的天才之所在。"

比如她说"人尽皆知"的作曲家肖邦那些"未必人尽皆知"的演奏家如科尔托:

是"最有腔调的肖邦钢琴家。""科尔托是法国钢琴学派的代表人物。法国钢琴学派最能体现古典音乐中的贵族精神:有技不炫,尊重与钻研传统艺术,追求每一个有个性有想法的音符,具有深厚文化修养,并且内在的情感力量也绝不含糊。""科尔托的音色之美,各种水波浮动,光影折射,反反复复流连梦幻之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