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马海蛟 时间的痕迹 | 798艺术 专访

马海蛟的创作并不针对某个宏大主题的讨论,或者是强行介入高深的哲学思考,而是以文学化的叙事方式去捕捉细微的情绪和感受,他以自身为出发点,走向了对于家庭和生命状态等问题的思考,他给这些问题赋予了人特有的温度和情感,与此同时,他把过去和现在都凝固在镜头中,让时间以缓慢而细微的方式逐渐显现,留下了痕迹。

《马国权》 影像 黑白 54’59’’2016年

798艺术:你的作品一直和时间以及当下所处的社会和家庭等命题有关,可否谈谈你的工作方式?

马海蛟:我平时会习惯性地把生活中的个别感受记录下来,如果有合适的契机就会以作品的形式呈现出来。另外创作中有不少项目是长期计划,比如作品《马国权》是我以每五年为间隔周期进行一次的拍摄计划,以此来记录马国权个人生活中发生的变化,你可以感受到时间在他生命中真实的流逝,这样的真实特别打动我。

再比如明信片系列《昨日以前》,对我来说,大部分明信片就是某人将一段祝福的文字附着在了一片优美风景的背面。而我会去寻找明信片上的原风景,可能是1930年代的某一个公园或1950年代的某一处街道,如今它景观依然或面目全非。无论如何,我以照片的形式记录下它此时此刻的样貌,然后和原明信片上的那段祝福并置,其实就是把过去祝福和现在的风景并置。这也会根据我个人的明信片收集和日后个人旅行的契机而持续创作。

《昨日以前1931-2017》 摄影、明信片 尺寸可变 2017年

798艺术:在《远了,更远》的影像中,镜头常常定格在一大片的风景中,远处出现的人如蚂蚁般微小,只能看到缓慢移动的痕迹,而文本则选择了身在荷兰的阿拉伯人写给母亲的一封家信,镜头的语言方式和文本之间形成了怎样的关系?

马海蛟:《远了,更远》讲述的是一位刚刚来到荷兰的难民写了一封信,寄给自己仍旧生活在家乡的母亲。它与难民有关,同时也记录了我个人的一些情绪和感受。我曾经在阿姆斯特丹驻留生活了一段时间,在初来乍到的新鲜感褪去之后,慢慢感觉到自己一直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周遭的一切,那里的生活离我很近却与我无关,这可能是外来者独有的感受。那些难民离开了正在发生战火的家乡,到了一个更好的环境,但是不管去哪儿终究是一个难以获得自身身份认同的地方。画面中遥远的风景,蚂蚁般的人群,其实是一种远观的状态,这位阿拉伯难民以娓娓道来的方式念着信,讲述着他眼中美好而与自身无关的风景,镜头和文本之间是相互呼应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