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葛宇路式行为艺术 | 一场边界与价值的对话

「我在附近找监控摄像头,搭脚架爬到和监控摄像头很近的距离处,然后和监控摄像面对面看着。

「我只是盯着他,争取盯几个小时把背后看我的人看出来,或者说我们之间能够有一瞬间的对视,我觉得就很棒了。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类似「盯监控摄像头」这样的行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14级研究生葛宇路还做过很多。比如促使他进入公众视野的双井街道「葛宇路」路牌。四年前,葛宇路以自己的姓名为这条北京市朝阳区苹果社区南北区之间的无名路命名,并为这条葛宇路竖起了路牌。

四年间,附近居民认可了「葛宇路」的名号,快递小哥也已熟知该路的名称,该路名甚至在2015年被导航软件和民政区划地名公共服务系统收录。

葛宇路也将这一「成功」的行为艺术当作毕业展映作品,一时大火。然而等待他的却是7月13日葛宇路路牌因网友曝光而被有关部门摘除。

7月23日取代葛宇路路牌的是2005年就已被起好的名称「百子湾南一路」。葛宇路在接受央视新闻周刊采访时坦言「心情复杂」。

路牌被撤之后,有关葛宇路行为艺术的讨论却没有停止。有网友曝光葛宇路因将不雅物品置于学校国旗杆顶端而被学校处分:

在本科湖北美院的校园内涂满自己的名字:

将北京东湖公交站的站牌,拆卸后邮寄至湖北武汉,安装在武汉东湖的湖面上。

像是有趣之人,网友们的评价却呈现两极化。

有人说,「葛宇路的作品是真正意义上的严肃活波」。「像他这样思维方式的学生真的很少了」。「通过设路牌的方式提供便利未尝不可」。

也有人坦言,「随地涂画影响校园美观,盯着摄像头可能会导致摄像头无法录入路况」。

一场关于行为艺术的价值探讨正在悄然展开。而在这场探讨中,知著君以为,行为艺术在不同语境下都需要边界来予以约束,存在损害公共利益可能性的行为艺术应受到制约;但同样重要的是,葛宇路的「出格举动」点醒了某种意识和价值,或许代表了某种思想的启蒙,传达了某种重新看待世界的方式,提示我们如何活着。

前提:行为艺术从来都不是「肆意妄为」

如果不冠以「行为艺术」的标签,葛宇路的行为甚至难以称得上合乎情理。

私自设置路牌,盯着监控摄像头,在校园里乱涂乱画,拆公交站站牌,将不雅物品置于国旗杆顶……在这个规则使然的社会,这些在他眼中的行为艺术似乎超过了「公序良俗」的边界,甚至游走在法律法规的灰色地带。事实上央美也已就葛宇路的不雅行为作出了回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