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后院挖出恐怖红棺材,扒一扒那些不为人知的民间风水禁忌......

我叫李文彬,今年二十一岁,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

在我的记忆中,爷爷是一个非常慈祥的人,他对我很好,甚至从来都没有骂过我。但十一岁那年,有一次我偷偷地跑去后院玩,却被他拎出来打了一顿,当时他那种眼神,恨不得杀了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后院,而这件事,也成了我童年唯一的阴影。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我在后院看到了一个漂亮姐姐,她被铁链拴在一棵桃树上。小时候我不懂,但渐渐长大之后,我就对那件事越来越好奇。后来我无数次想要偷偷的跑去后院再看一眼那个漂亮姐姐,但是都在想到爷爷那种可怕的眼神之后,退缩了。一晃眼,十年过去了,我也长大成人,当时正在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就读。那天,爷爷忽然打电话来,说他要娶媳妇儿了,让我抽空回去一趟。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懵了。爷爷六十多岁了,用我们那里的话,已经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他怎么会忽然想起要娶媳妇?而且又有谁愿意嫁给他呢?虽然现在五六十岁的老头娶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这种事都很多,但人家那是有钱,姑娘都奔着财产去了。可我爷爷就是一普通的农民,他这样的糟老头子,你要说能娶媳妇儿,我还真有点不信。但是在电话里我也不好多问太多,只能答应了下来,然后第二天便请假赶回了老家。我的老家位于陕西偏远地区的一个小村落儿,地处大山脚下,从省城赶回来,差不多要一天的时间,中途还倒了好几次车,等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农村人没什么娱乐,所以睡得都很早,这天一黑,村子里几乎是看不到什么人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亮着灯火。远远地,我就看到家门口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搞得跟办喜事一样。“难道爷爷今天就结婚了?”我带着疑惑的心情,走进了这座熟悉的农家小院,里面布置的也是一片喜庆,到处张灯结彩,仿佛真的有人在结婚一样。但是院子里又看不到什么人,冷冷清清的。而且我地发现,后院的大门,竟然是开着的。这着实让我有些意外,因为打我记事开始,后院的大门就一直上着锁,小时候那次跑去后院玩,也是翻墙头进去的,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爷爷竟然把后院的门给打开了。我隐约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于是连忙寻思着朝后院走了进去。由于长时间没有人打理的缘故,院子里已经长满了荒草,里面那几间老屋,也都显得极其残破,放眼望去,一片荒芜。但是等我走进去之后,却发现屋内被人收拾得相当干净,周围摆满了红烛,墙上也贴着大红的喜字。烛光摇曳之间,我看到爷爷坐在一张陈旧的木桌旁边,此时正端着酒杯,自饮自酌。而在他的对面,则是坐了一个身着红色新娘妆的女子,由于她背对着我,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脸,但是从她窈窕的身姿就可以看的出来,这女的应该相当漂亮,而且绝对很年轻。屋子里的空气略有些凝重,我留意到房屋的构造很奇怪,整体呈长方形,而且两边的墙壁向外倾斜。如此诡异的房间,我从未见过。眼前的场景更是让我手足无措,因为我实在无法相信,爷爷竟然能娶到这样一个女人。“过来坐吧!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咱爷儿俩喝几杯。”爷爷面无表情的招呼了我一声,语气也怪怪的。他脸色很差,蜡黄蜡黄的,眼窝也深深的陷了下去,整个人都显得极其消瘦,就仿佛一张干枯的老人皮,裹在了枯骨架上一般。我扫了一眼那个女的,看样子,应该是这女人掏空了他的身体吧!这种情况下,我当然不方便询问什么,于是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走过去坐了下来。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仔细的打量了那个女人,可是当我看清她长相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这女的,正是我十年前在后院看到的那个漂亮姐姐。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竟然都没什么变化,这让我很难理解。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涌出无数可怕的想法。难道这就是爷爷从来不让我去后院的原因?这个女的,是他给自己圈养的媳妇儿吗?这简直颠覆了我的人生观念,虽然我也经常在网上看到类似的新闻,甚至还有比这更加丑恶不堪的,但是那些事情在我看来,也就仅仅只是新闻而已。但是现在,这种事情却发生在了我爷爷的身上,一时之间,我真的很难接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场面,只能坐在那里有一杯没一杯的陪我爷爷喝着酒。这期间我的注意力几乎全在那女人身上,所以也没有注意到我爷爷,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我也有点晕,于是便起身跟那女的告辞,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奶奶。”那女的听后也没多大反应,只是眼神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幽幽的说,“你还是叫我如烟吧!”“如烟?”我在嘴里轻轻地念叨一声,这名字,给我的感觉就跟眼前的女人一样,如梦似幻。我现在奇怪的反而不是我爷爷娶了她,而是她为什么愿意跟我爷爷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在一起?最起码现在,我没有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丝毫被强迫的意思。“这么漂亮的女孩,真是可惜了。”我在心里暗叹一句,然后就准备离开。但这时候,她却忽然叫住了我,然后走上来,近在咫尺的盯着我的双眼。这么近距离的对视,让我多少有些脸红,我甚至能够清晰地闻到,她唇齿之间散发出的那种幽香。“你知道吗?我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我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有一天,你还会来看我,十年了......。”她看着我,幽幽的说道。我张了张嘴,但是没来得及说出一句抱歉的话,她忽然一下子就吻了上来,那柔软娇嫩的唇瓣,直接贴上了我的嘴唇。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来说,这种诱惑是根本无法拒绝的,更何况我现在还有点醉意。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几乎瞬间就摧毁了我所有的理智,一种名为欲望的东西,在血液中苏醒,蠢蠢欲动,一把将她整个人带入我的怀里.....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而且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口红色的棺材里,而昨晚跟我缠绵许久的如烟,却早已不知所踪。我连忙惊慌失措的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昨晚的醉意,也瞬间清醒。此时我恐惧的,并不是自己睡在棺材里,而是想到昨晚跟如烟的缠绵。她可是跟爷爷结了婚的女人,我跟她这样,先不说违背伦理纲常,若是被我爷爷发现,他一定会打死我。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走出了那间残破的老屋,一出门,就看到爷爷站在那棵桃树下,正望着树上即将凋谢的桃花出神。“爷爷,你......在看什么?”我走上去试探性的问了他一句。因为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知道了我昨晚跟如烟做的那事情?所以我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爷爷听后回头望了我一眼,然后神色黯然的说,“看我的归宿。”我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问,只能将疑惑写在脸上。“去吃饭吧!”爷爷没有要解释一下的意思,直接就朝前院走去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跟在他身后。吃饭的时候,如烟还是没有出现,这让我很疑惑,不知道她是自己跑掉了,还是被我爷爷藏起来了?我在饭桌上酝酿了良久,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于是便开口问了一下。“爷爷,怎么没有看到......我奶奶。”我本来想说如烟的,但是话到嘴边,又意识到在我爷爷面前这样直呼如烟的名字,是很不礼貌的,于是我只能临时改口。爷爷听完之后,抬头瞟了我一眼说,“你奶奶死去很多年了,你不知道吗?”他这句话,直接呛的我说不出话来了。的确,我奶奶应该死去很多年了,最起码我没有见过她,而且包括我爸妈,我都没有见过,爷爷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他们,可以说在我的记忆中,父母,完全是一片盲区。“不是,我说的是昨天跟你结婚的那个女的,就是当年我在后院看到被拴在桃树上的那个漂亮姐姐。”我又酝酿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爷爷听完之后,脸上的神色忽然变得异常恐怖,甚至带着点狰狞,他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神,就跟十年前一样,恨不得马上要了我的命。我当场就僵住了,甚至都作好了准备随时逃命。但是最后,爷爷的神色又缓和了下来,然后他放下手里的筷子,叹了口气说,“文彬,爷爷有一件事情要交代你,如果我死了,记得不要把我葬进祖坟园,而且要悬棺裸葬。”我当不懂悬棺裸葬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他说自己死后的事情,还是心里为之一怔。虽然我很害怕他,甚至想到他做的事情,都有点憎恶他,但他毕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肯定不希望他死。“你胡说什么呢爷爷?你身体还硬朗着呢!别说这种丧气话。”我不以为然,只是安慰了他两句。爷爷也没有再说什么。吃过饭后,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到家里每个屋子里都去看了一下,包括后院的那几间老屋,但是仍然没有找到如烟,她就这样彻底消失了。我想她应该是偷偷跑了吧!照理说我该替她高兴的,但是一想到昨晚的缠绵,我心里又是一阵失落,因为我知道,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她亲近了。一直坚挺半夜,我才沉沉睡了过去。然后便做了那种奇怪的梦,等我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脖子上也沾了不少口水,而且浑身乏力,仿佛真的折腾了一晚上似的。但是我也没太在意,毕竟只是一个春梦而已。我起床收拾了一下,便打算回学校,可是去跟爷爷告别的时候,却发现他不在家里,我找遍了所有的屋子,也没见到他人。最后等我来到后院的时候,忽然就看到,后院的那棵桃树上,竟然吊着一个人。一开始我也看不太清楚,但是那一身大红的新娘装,还是让我认出来了,是如烟。我连忙冲了过去,但是来到那棵桃树下面之后,却发现吊在树上的人根本不是如烟,而是我爷爷,他竟然穿着如烟的那件新娘装,上吊了。我傻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连忙把爷爷从树上弄了下来,但是他已经断气了,而且看样子,应该去世很长时间了,身体都僵硬了。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了爷爷之前在这里跟我说过的那句话,他说他在看自己的归宿,难道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要在这里上吊自杀?可是他为什么要穿着如烟的衣服呢?本能的直觉告诉我,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或许爷爷并不是自杀的呢?我忽然有点细思极恐,因为我发现,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对劲,只是当时爷爷和如烟结婚这事给我带来的震撼太大,所以很多细节都被我忽略了。一个十年时间都没什么变化的女人,那会是怎么样的存在?而且昨晚的梦境,是那么的真实,就如同亲身经历一般。我不敢再想下去,连忙跑到村子里去叫人。好在我们这农村地区,谁家死了人,全村都会帮忙操办丧事。这种人情味在大城市是不可能体会到的,村子里那些叔伯婶子们,很快就到家里来帮忙了,不过当他们得知我爷爷是穿着女人的衣服上吊死的之后,还是议论了好久。我也不知道情况,所以自然是一问三不知,就连我爷爷跟如烟结婚这件事,我也没告诉他们,因为我不想爷爷光明磊落一辈子,最后死了还把名声给坏了。爷爷的丧事是村长一手打理的,当天他就跑去外面请了风水先生和木匠,因为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死了人是必须要请风水先生看好坟地,才能下葬的。而且棺材也都是请木匠来做。白天的时候家里人很多,我也没什么感觉,但是到了晚上,村里人就全都回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给爷爷守灵。虽然说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但这人毕竟死了,大晚上的,让我独自面对着一具尸体,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我心惊担颤的在灵堂里面守了半晚上,起初因为害怕的缘故,也不感觉困,但是到了后半夜,渐渐地就开始迷糊了。我怕自己不小心睡着了,于是跑到外面去上了个厕所,顺便抽根烟清醒一下。但是等我再次回到灵堂的时候,却忽然发现,爷爷的尸体竟然不见了。我当场就吓傻了,这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尸体怎么就不见了呢?家里又没有其他人,所以我敢肯定,尸体不是被人搬走的,也就是说,爷爷的尸体是自己消失的。想到这里,我头皮顿时就炸开了,连忙撒丫子跑了出去,然后一路狂奔到村长家。我不知道爷爷是不是诈尸了?但现在尸体的确不见了,这事肯定得找那风水先生,他晚上就住在村长家里。等我敲开大门的时候,村长还睡的迷糊呢!“文叔,快找一下那风水先生,出事了。”我也来不急跟他讲太多,一开口就直奔主题。村长一听到我说出事了,脸色立马就变了,刚才还有点迷糊的样子,也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知道我在家里给我爷爷守灵,这会儿跑来找风水先生,那肯定是跟我爷爷有关。“出啥事了?该不会你爷爷诈尸了吧?”村长有些吃惊的问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尸体不见了,你快叫一下那风水先生,让他过去看一下。”我有些着急地说道。“行。”村长也不废话,连忙跑回屋子里去叫那风水先生了。不消一会儿,两个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看那风水先生不慌不忙的,倒是有点高人的风范。但这时候我急得不行啊!于是连忙跑上去催促他说,“大师,您快过去看看吧!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出去上个厕所的功夫,我爷爷就不见了。”“急什么?人都死了,难不成还跑得了?”那风水先生瞥了我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他这话听的我真想给他来个大嘴巴子,虽然说这类人脾气都有点古怪吧!但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欠揍了。“林先生,咱们还是赶紧去看看吧!这李根叔死的本来就很诡异,现在大半夜的尸体又消失了,可别出什么乱子?”村长看我一脸的不高兴,估计是怕我出言顶撞,得罪了这林先生,于是连忙给打圆场。那林先生倒也没再说什么难听的话,直接就跟着我们去了。回到家里之后,那林先生去灵堂看了一下,估计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让我们在家里找一找。我虽然感觉这家伙不太靠谱,但还是照他说的去做了。前院我找了一圈,包括那几间闲置的屋子,但是都没有找到我爷爷,最后我跟村长找到后院的时候,忽然就发现后院的那颗桃树下,似乎有一个蜷缩的人影。我连忙打着手电上去看了一下,当看清楚那人影之后,我跟村长吓得脸都白了。那人影的确是我爷爷,但他不是蜷缩在那里,而是跪在那棵桃树下面。起初我以为爷爷是诈尸了,但仔细看过之后才发现,他根本不是诈尸,这人也没有活过来,依然是一具尸体。但是他现在这么跪着,给人的感觉真的比诈尸还要恐怖。都说死者为大,这人死了,自然是活人是要给死人下跪才对,但是他现在却跑到这里跪了下来,我无法想象他到底在跪什么?“文彬,快去叫林先生过来。”村长看到跪在桃树下的我爷爷,也是吓得脸色惨白,连忙冲我喊了一声。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到前院去叫了林先生,然后跟他一起赶到了后院。看得出来这林先生应该也是见过世面的人,面对眼前如此诡异的场景,他竟然毫不变色,人也显得非常冷静。看了一会儿之后,林先生吩咐村长说,“你去找几个人来,先把尸体抬回灵堂去,还有,都说死者为大,这人死了还跑这里来下跪,我估摸着这地方来可能有问题,找人来挖一下看树下有没有什么东西?”村长听他吩咐完之后,就连忙点头去找人了,这时候院子里只剩下我和林先生两个人。大半夜的,虽然感觉这后院阴森的厉害,但是有林先生在,我倒也不觉得有多害怕,只是有点无法理解我爷爷现在这种情况。于是我就问那林先生说,“先生,您说我爷爷这死都死了,怎么还跑这里来下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林先生瞥了我一眼,然后点了根烟,没好气的说,“谁知道呢?大概是他活着的时候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死了跑这里来下跪赎罪了。”要是换了以前,听到林先生说出这种诋毁我爷爷的话来,我一定会跟他争执,但是有了前天晚上如烟那件事,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勇气去跟他争执什么了,因为我很清楚爷爷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也发虚。所以对于林先生的话,只能默默承受。没过多会儿,村长就带着几个村民赶过来了,但是爷爷的尸体依然保持着那个跪拜的姿势,无论如何都展不平,就仿佛全身的骨头都已经僵硬定型了一般。“林先生,你看这可咋整?人都死了,搞成这个样子终归不好吧?就算没啥忌讳,棺材里面也装不进去啊?”村长跟那几个村民折腾了半天,也搞不定爷爷的尸体,最后只能再次求助林先生了。“你去找一根牛毛绳来。”林先生围着我爷爷的尸体转了一圈,然后沉着脸说道。按照我们农村人迷信的说法,这牛毛绳是有着辟邪作用的,不过村里人大都养牛,所以牛毛绳也不算啥稀罕的东西,几乎家家都有。我听林先生说完之后,就连忙跑到前院的屋子里去找了一根,然后给他拿了过来。林先生接过牛毛绳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就绑在了我爷爷的身上,然后开始拉。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之前蜷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掰不开的尸体,被绑了牛毛绳之后,竟然很轻松的就拉直了。看到爷爷的尸体被展平,我也跟着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样最起码看着像点样子,要是让他那么跪着下葬掩埋,我心里还真过意不去。等爷爷的尸体抬回灵堂之后,林先生就开始招呼村民们,让他们挖桃树下面的那一块儿地儿,我也在旁边紧张的看着。虽然我在这个家里生活了二十几年,但是对于后院,我可以说真的是一无所知,因为这二十几年来,我几乎是不踏足后院的,尤其是十年前那次,我偶然看到了被拴在这棵桃树上面的如烟,然后被爷爷拎出来打了一顿之后,后院这片地方,在我的潜意识里几乎就成了禁地。现在爷爷的尸体又大半夜的跑这地方来下跪,我还真不敢想象这地方到底有什么?村民们这一挖,就足足挖了一个多小时,地上的坑,也已经有两米多深了,但是仍然什么都没有挖到,我甚至在想,林先生会不会猜错了?也许这桃树下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正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就有个村民叫了起来,“挖到了挖到了,好像是一口箱子。”说着那几个村民就把上面的土给刨了开来,我将手电打过去一看,发现果然有一口箱子,而且看样子还是红木的,一口非常古朴的箱子。“抬上来吧!”林先生微微皱起眉头,盯着那口箱子沉声说了一句。等他们抬上来之后,我才发现,这口箱子非常奇怪,一头大一头小的,而且箱子的底部略窄,上面则宽一一些,仔细一看,这不分明就是一口棺材吗?只不过比普通的棺材要小很多。而且棺材的表面非常鲜红,就仿佛涂了鲜血一样,也不知道埋在地下多少年了,竟然一点都没有褪色,棺板也没有丝毫腐朽的迹象。这时候那林先生的神色已经变了,他盯着那口小棺材,眉头紧锁,打量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沉重地说道,“这是阴棺。”“什么是阴棺?”我不懂啥意思,于是脱口就问了出来。林先生回头瞥了我一眼,然后面色沉重地说,“普通的棺材是用来葬尸体的,而阴棺,是用来葬鬼的。”他这话一出口,别说是我,就连在场的那些村民,也都被吓得一脸煞白,一个个下意识地远离了那口红色的小棺材。感情我们这是挖出了一只鬼,而且还是被葬在棺材里的?最要命的是,这口鬼棺竟然就埋在我们家的后院,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浑身都是一个哆嗦,后背也跟着直冒冷汗。“那现在怎么办?这东西挖出来?不会出啥事吧?”村长看着林先生,一脸担忧的问道。林先生摇了摇头说,“这个暂时还真不好说,因为我不确定这点西到底有多凶?你先去找一只大公鸡来,我提前准备一下,然后给它找块好点的地方埋了。”村长听完之后哪里还敢怠慢,连忙跑回家里去抓大公鸡了。林先生则是吩咐那几个村民,让他们先把棺材抬到灵堂,给上柱香祭拜一下,大概意思就是先安抚下这棺材里的东西,别让它害人。可是之前听了林先生说这棺材里葬的是鬼,那几个村民哪里还敢去抬棺材?一个个吓得躲了老远,根本都不敢靠近。“来,你跟我抬吧!”林先生看村民们都不敢碰棺材,只能点名招呼我了。“我......我?”我指着自己,愣在那里半天都反应不过来,这村里的大人都不敢靠近的棺材,让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去跟他抬,我真不知道这人咋想的?“你什么你?赶紧的,难不成你想把这棺材留在这里?”林先生直接瞪着眼睛甩了我这么一句,意思很明显,棺材在你家后院,你不抬让谁抬?这一点我也心知肚明,村里人过来帮忙那都是人情,现在人家害怕不碰这口棺材,也是在情理之中,没什么说的,所以就算我再怎么害怕,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想到这里,我一咬牙,壮着胆子就上去跟林先生抬起了那口棺材。好在这棺材够小,两个人抬着,也不是太费力,不然还真难办了。很快我就跟林先生将那口棺材抬到了灵堂,摆好之后,我刚刚点了一炷香,还没来得及插到香炉里,忽然就有个村民大叫一声,直接跳了起来,吓得我手里的香都折断了。我连忙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头皮就炸了,因为我发现,躺在另一边我爷爷的尸体,这时候竟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