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云大暑期班】红河元阳田野日志1:箐口马帮出发

赵梦上海大学社会学院人类学与民俗学研究所

2017年7月21日早上8点,昆明落小雨,“箐口马帮”第一小分队一行12人从云南大学东二院出发,分组打滴滴到穿心鼓楼地铁站乘地铁到南部汽车站。选择这种出行方案是基于对昆明地上交通拥堵的经验,地上交通因为道路的容纳量和不同司机的行为,往往会充满不确定性;地铁由于其固定的线路、到达准时和较大的载客量等特点,成为越来越多人出行的选择。我们于八点一刻到达地铁站,乘14站花费5块钱,昆明地铁站的安检还是比较严格的,工作人员透过机器看到疑似危险品,会让开箱检查;乘地铁的时候恰逢上班高峰期,中间的车厢由于靠近电梯,更显拥挤人多难以有立足之地,大家决定分散开来等第二班地铁。经历了40分钟地铁的路程,从地下到地上,我们到达了南部汽车站。这是我第一次体验昆明的地铁,之前一直在学校上课,对昆明的交通状况不甚了解,大家在群里讨论出行方案的时候我才知道昆明这种地势状况比较复杂的城市也有地铁,这次体验下来感觉昆明地铁像北京、上海、成都、郑州等城市的地铁一样,准时且便捷,而且整个乘地铁的流程感觉是很熟悉的,没有那种面对新事物不知道如何使用的焦虑。

10点整,“箐口马帮”大部队在南部汽车站集结完毕,帮会成员在团结友爱互助的氛围里安排安置好了行李登上客车且排好了座位,大家对未知的路途和目的地充满期待,并合影留念。

车上大家有的睡觉有的看剧有的聊天,出行看似是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进行...然而,看起来真那么简单吗?马帮主对我们提高警惕性的训练从大家在车上放松警惕开始:他花了五秒抽走了沉睡的美女丹丹姐的手机,并用轻声但并不失严肃的语气对我们几个观众说:在外出行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保护好自己的财务,帮主真是给我们上了生动现实的一课。

在经过第一个休息站,大家围观赵云妹子吃泡面;

经历在维修站等待客车检修半个小时;被两道武警关卡查身份证;

在元阳县汽车站短暂停留10分钟并上了一个收费厕所之后,此时我们已经经历了7个小时的车程,只剩下从元阳县到箐口民俗村的一段山路。然而在这段山路中,我们遇到了因塌方导致的交通拥堵,此时时间已到晚上6点12分。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雨季在云贵地区,塌方和山体滑坡虽然较容易发生,但我从来没想到我们组会遇到这种情况。我之前一直担心去更偏远地段的同组室友们会遭遇山体滑坡的陷阱,还开玩笑跟她们说买个头盔带着...现实的情况是,在云大暑期班大群里,其他已经抵达的组要么在发当地接风的盛况,要么在组里报道平安。而距离省会昆明只有300多公里直线距离的我们组,遇到了这种突发状况,抵达目的地的时间成为一种未知。

乘坐雨季在山路上行驶的客车,而且是座位并不是十分宽敞的客车,那种体验感并不舒适,然而大家依旧没什么抱怨,并趁机下车活动筋骨并组成小队到前方了解情况,受大家乐观情绪的影响,我跟爸妈开微信视频,开心地向他们展示了现场的情况和我们乐观的大部队。

10分钟以后,大家上客车等待,我们中身负重任的队员纷纷打开电脑抓紧时间写论文改论文以及整理笔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家都是学霸不如一起学习以应对未知带来的不安和焦虑。田野调查的整个过程中充满未知和突发状况,有些甚至是无解的,我们也许不需要一个确切的方法去解决问题,但需要一个乐观且淡定的心态去面对问题。幸运的是,经过不到一个小时的等待,我们再次踏上征程,途径塌方地点和迷雾小镇,看到塌方地我觉得我们很幸运,最起码命在,经历了这种状况,以后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历经11个小时的奔波,箐口马帮终于晚上七点半抵达基地,这个给我们“阡陌相交,鸡犬相闻”初印象的小村子以及驻扎地张明华大哥一家和元阳世博集团副总冯钺热情、接地气又不失亲切的招待,温暖又家常的饭菜,醇香而热烈的美酒,真挚而欢乐的话语,舒适而干净的房间和床铺,足以安慰我们因长途奔波而产生的疲惫以及初到异地产生的不适应,以及让我们对未来的田野调查产生期待。饭后,夜以至深,我们在虫鸣与溪流声中安然入眠,仿若回到了有花有虫有梦的童年。

主编:何明

编辑:冯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