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和平利用“:辉煌还是幻想?——战后日本的核电之问|文化纵横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便捷购买《文化纵横》2017年8月号纸刊。

✪武藤一羊/人民计划研究所

我认为,这种“正因为……才更要”的逻辑植根于战后日本得以确立其自身的根本性结构本身。它把原子弹轰炸的体验当作了被给予的东西来对待,是已经发生过的、无可更改的事实,所以不愿再次把它作为讨论的对象,而是当成先在的东西。在此之上,就开始寻找自初就带上了正面印象的“和平利用”与遭受原子弹轰炸危害的体验之间有怎样的关系,其中包含了一种希望二者之间尽量是亲和性关系的愿望。在这样的追寻中,遭受原子弹轰炸的体验就被全部绑在一起、抽象化了。

与核电的奇妙邂逅——1957年的广岛

最近我才意识到,我与核电问题的最初相遇是在1957年,那一年的年初,我作为刚刚成立不久的废核协议会(原水爆禁止日本协议会,简称日本原水协)国际部的事务局员工,正在为8月要在东京召开的第三次废除核武器世界大会(原水爆禁止世界大会)紧张地做着准备和推进工作。对于一位像我这样身处朝鲜战争之下看不到光明和出路的运动而突然转至充满光明与生机的活动场的年轻社会活动家而言,这项工作极有价值。在美军结束对日占领两年以后的1954年3月,美国在太平洋的比基尼环礁进行了氢弹爆炸试验,试验产生的死亡之尘飘落在捕捞金枪鱼的日本渔船第五福龙丸号上,导致船上的人员遭到核辐射。对此,东京杉并区的主妇们自主发起了禁止核试验的签名运动。这一运动瞬间遍及全国,并与广岛的运动合流,发展为废除核弹的大型运动。运动的成员从自民党到社会党、共产党、地区妇女会与青年团,从学生运动到劳工运动,最终发展成为一个与平等的诉求相关联、名副其实的大型跨党派运动,共征集了3200万人的签名。这一运动于1955年和1956年分别召开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废除核武器世界大会。在会上,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爆炸受辐射者首次公开发声,向世界呼吁废除核武器。对核武器受害者的救助也被选定为运动课题。我是从第三次大会开始参加大会组织工作的。大会在东京召开,之后外国代表开赴广岛、长崎,为了协助他们,我第一次踏上了广岛的土地。

借着这个机会,我第一次参观了原子弹爆炸资料馆。展览很有冲击性。展现广岛整座城市被原子弹轰炸情景的立体示意图位于大厅的中央。稍显昏暗的通道中,依次展示着原子弹爆炸受难者的照片和遗物。原子弹造成的大屠杀以一种压倒般的、令人窒息的现实感扑面而来。但是在这一路线的尽头,却有另外一个展室。穿过一道门后,灯光突然变得异常明亮起来,使人头晕眼花。说明上写着这是“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展室。展览先是告诉你原子能是伟大的科学发现、人类的未来会因原子能而愈加开阔,其后一幅幅色彩华丽的展板相继进入眼帘,用图画讲解处理核物质的机械手模型、原子能飞机、原子能船只、以及原子能发电等。如果从昏暗的原子弹爆炸受害展室走入这个空间,人会有一种强烈的不协调感,好似身处另外一个世界。原子弹爆炸造成的无情的大屠杀与原子能许诺的光明未来就借着这一扇门,被捏合在了一起,几乎使人目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