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宁与同好争高低 不与傻瓜论短长

故事从一段对话开始。

事情大约就是这样。

我一向觉得有个粉就不错了,粉丝留言或者在微信上找我能帮的就帮了。没事找我瞎逼逼的,抱歉真的没那么多时间,我一天要发三个不同类型的公众号,还欠一本书要写,天天编辑催命一样催,真是没时间瞎逼逼。

今天这个人,一开始喊我以为有什么事,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我真是恨极了这样的人,我真是没见过一块钱啊,你看山海经我是不是要千恩万谢,五体投地的感谢你?

感谢你免费看了那么久不说还用一块钱来羞辱我吗?

拜托,你的时间不值钱,并不代表别人时间都不值钱,山海经和其他两个号我要花大半天时间来写、排版,回复留言还会花费很多零碎的时间,我还要洗衣、做饭、想办法赚钱养活自己,抱歉我真的没你那么空。

现在微信上加我的有小三千人,就算一个人找我聊十分钟的天,我个个都回复我一天就啥都不用干了,尽陪你聊天就好了?很多人习惯用自己方式和生活去揣度别人的生活方式,以为自己闲出屁了,别人也一样。

抱歉,很多人其实活得比你辛苦多了。

前一阵子看见两个同行和粉丝置气,还想不明白为啥,现在懂了——宁与同好争高低 不与傻瓜论短长。

凤来仪在他微公众号圣谛(saint—says)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80年代曾经有个小伙子,邻居是个孤寡老太,他看她可怜,每个月给她五元钱(在那个年代不少了),等到他结婚,手头没有那么宽裕了,就停止了对老太的资助,结果老太堵门大骂。小伙子欠老太的么?没有,但老太却觉得她拥有指责他的权力。付出善意是人的同情心,同理心,但有些人接受善意后,就觉得这种善意是别人的义务。

他说:每个人都要自由,自由分两种,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并不现实,人的本我欲望得到完全主张,那就连丛林社会都不如。自由的伸张不能通过侵犯他人自由获得。消极自由才是我们要争取的:我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不喜欢我的读者,可以自由的取关、可以忽略不看,这都是自由的,但跑到我这里来,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我不认为有谁拥有这样的自由。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说清楚这个问题。

对别人的要求是圣人级,对自己的要求是人渣级,这样的人,请我的读者朋友们把他们立刻打入贱人行列,能网上拉黑网上拉黑,能现实拉黑现实拉黑。如果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当朋友,是你的悲哀。

凤来仪的文章表明了他对这种垃圾读者不满,很是深入我心,也是我现在想说的话。但真的切入重点,还是枣姐写得明白。

琴台在她的微信公众号甜蜜的大枣(tianmidedazao)里面说过:

作者辛辛苦苦码字,是个人爱好,是与众乐乐。号主和读者从来都是平等的,可就有那么一些拎不清的人,把免费看文章当成皇帝给臣子批奏折了,动辄就盛气凌人的“颐指气使”。

今天这人就把自己当皇帝,把免费看文章当做批奏折了,他批了奏折后我们这些公众号主还要千恩万谢的感谢他,要把他捧在手心,给他立牌坊才对得起他一看之恩。

抱歉,现在清朝亡国都一百多年了,也不兴批奏折了。现在讲的都是知识付费,那些线上线下课程,你在哪儿学个东西不让你交个几千万把块的学费。你在这里免费学知识,我没叫你教学费,你还反过来要求我把你当大爷供着。

也不知道你那里来的自觉。

麻烦你先去交点智商费,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我没见过一块钱

真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