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个书院,一束光:照亮了一个边陲小镇。

“先生”二字

是一种风骨、一种精神、一种思想的象征,

而不是一个具象的人。

起名“先生书院

承载的就是对自由与风骨的一种追求和向往。

德宏州,梁河县,遮岛镇,

在这个云南边陲的小村镇。

但却有人愿意在这样的地方,

花大把精力,

把一座破宅子改成花园书房。

在这个小村子,

你在附近随便问一个人,

“是不是有个能看书、

能看电影、

能学画画,

还能听艺术家讲课,

欣赏音乐会的地方?”

那人一定会告诉你,

你说的是“先生书院”吧。

边陲小镇里照进了“一束光”

“先生书院”的创办人叫信王军,2015年,来云南德宏看望一个多年未见面的大学同学。通过了解,信王军发现整个德宏州的留守儿童有4.9万人,父母常年外出打工,孩子几年都见不了父母一面。加上艺术教育起步相对较晚,与外界进行文化交流的机会也很少,这一切触动了他。当他再一次从北京飞往云南的时候,“先生书院”的想法已经在他心中成型了:因此他发起一个公益项目,在这里建一座书院,他觉得贫困并不是这些孩子要面对的最主要问题,这里的小孩很聪明,但独独少了跟城里孩子一样,平等地接触书籍、接触艺术的机会。

在当地寻了几日,他便租下长安村27号的这座院子,虽然院子年久失修,苔藓一地,到处摆放着废弃的杂物,还挂着没人收走的衣服,没有一点儿书卷气。但地方倒是开阔,信王军决定亲手改造它。

改造这座院子,信王军说,最大的困难是建筑材料的运输,很多东西要运进来,太多的东西买不到。仅仅是一块钢化玻璃,要提前一周从昆明预定,再运到梁河又要花上十天。于是他尽可能地就地取材,拿笔改造,这对原本就是艺术家的信王军来说,倒也不难。他到村子里搜寻了几块木头,又从路旁捡回来些树枝。先在树枝上画上树叶,晾在一旁,再将木头劈成两半,画上了云南风的纹理,这些木头和树枝被他用作为屋子装饰的一部分。一些不好作画的树枝,就拿刀片把树皮上的苔藓刮一刮,摆成自由的形状,装进画框里,就成了美丽的装饰画。他还去河滩上捡了一大块废石,回家捣鼓捣鼓,做成了一个古朴的茶盘,再配上茶具,别有一番味道。

信王军用艺术想象,把平凡的东西都捣鼓成了装点院子的艺术品。一辆旧自行车,种上花花草草,成了五彩花车;几块钢化玻璃用胶水一黏,成了一面鱼缸墙;一辆破手推车,竟也能改装成阅书台……一个半月之后,原先破败的老院子升级变身成了美丽的“先生书院”,入口处还特别用黄色的油漆刷出了“一束光”,希望书院也能成为当地人心目中的一束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