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无线 端脑

亲手给我死去的老爹刻碑,没想到刻错了一个字结果...

七岁那年,我娘嫌弃家里穷跟人跑了,我爹天天醉酒打我,骂我没用留不住娘,又是没把的不能给他续香火。

半年后他醉酒掉池塘里淹死了,村里人没有人愿意出钱给他下葬,我哭着求大家,可我爹没钱喝酒就偷村里人的东西,得罪了所有人。

坐在池塘边守着他的尸体,看着那一汪池水,有时我也想跳下去算了。

尸体在打捞上来放了五天都发臭了,依旧没人愿意帮我,我吃着好心村民送来的饭食,却根本不敢离开。

就在第六天晚上,一个自称是我爷爷的人突然出现,丝毫不忌讳的背起我爹的尸体朝家里走。

当晚就有人送来了棺材,还有一个看上去跟法师一样的人找上了门。

我爹的后事开始办了……

在做法事的当晚,爷爷却没有让我去守灵,而是给了我一块已经用红笔描好字了的石碑、一把旧铁錾和一把同样破旧的铁锤,让我照着字将碑刻好。

当爷爷将温暖的手放在我头顶时,我第一次感觉到温暖,从我记事起,因为我不是儿子,我爹对我非打即骂,我娘也从不管我,从来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我。

虽然从小家里的家务都是我做,但刻碑这种事我真没做过,而且碑上很多字我都完全不认识,但为了让我爹早日入土为安,我还是拼命的刻着那块碑。

我手上的水泡起了又破,破了又起,手掌一片血肉模糊。

可爷爷却根本没有帮我的意思,并且告诉我,哪天我将碑刻好了,哪天就将我爹下葬。

那碑上的字我并没有认全,但我每刻一个,我就记一个,那碑文正中写着我爹名字的一列是十五个字,而且那碑上竟然还刻着我那个跑了的娘的名字,似乎这是一块合葬碑。

更奇怪的是,那落款后人的地方,除了写我的名字之外,还有一个叫曹颢的名字,明显就是一个男性的名字,可我爹娘只有我一个女儿,而且我叫曹影。

刻到第三天,我爹的尸体已经传出了浓浓的尸臭味,爷爷请来做法事的法师却好像没有闻到一般,依旧每天坐在棺材前念着经文。

而每到半夜,爷爷就将家里我娘没有带走的旧衣服和她盖过的被子全都翻出来,放在棺材前的火盆里烧。

第四天晚上,我被尸臭薰得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嘴里一股子腥甜的味道,爷爷喂了我两口水,依旧将铁錾塞到我手里。

奇怪的是,从那之后,我好像也闻不到那浓浓的尸臭味,而且那没有一块好皮的手掌也感觉不到痛意了。

到第七天,那块碑终于刻好了,虽然字有深有浅,但至少也是刻好了……

刻好后,爷爷端来一碗冒着腥甜味的红漆,给我一只毛笔,让我沾着那红漆描红。

我接过那碗红漆时,感觉那股腥甜味十分熟悉,嘴里不自觉的流出了涎水,心里十分渴望将那红漆喝上一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