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万一我死了,我的猫托付给你行吗?

北京连续暴雨。她收到朋友的短信:你在哪?没有被雨困住吧?她回:我没事。犹豫了一下,她又敲了一串字:如果明天暴雨,我被困住了,你愿不愿意过来救我?

上个礼拜,我把工位上的抽纸用完了,而公司恰好没了存货。

“能不能借我张面巾纸?”我问坐在隔壁的佩佩。

她放了一整包在我面前,“诺,你想用就拿。”

第二天上班,我特地带了一盒新抽纸。

刚放上桌,佩佩大姐头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用吗,干嘛买新的?原来你和我分得这么清楚啊。”

我一时语塞,支支吾吾:“我看你这包也快用完了,拿来备用。”

然后迅速停下了拆包装的手,把抽纸推到角落。

我知道,在别人心目中,我一直是那种“分得这么清楚”的人。

1

我一直都是那种特别不好意思“占别人便宜”的人。

别人请我喝奶茶,我回请对方吃晚饭;别人送我一个茶杯,我回送一个茶壶;即使是别人顺便帮我拿快递,我也会一整天记着这件事,想办法在其他地方帮忙。

别人敬我一尺,我恨不得回八丈。

说穿了,我怕别人对我太好,我不喜欢对任何人有亏欠。

这样做的好处,是让我变成了有礼貌有教养的人。我的朋友普遍觉得,我善解人意、懂事、情商高。

但与此同时,我丧失了依靠他人和求助他人的能力。

前几天凌晨,不知道为什么,同事们又打了鸡血,在群里聊天,讨论一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你出了什么事,你会把父母和宠物托付给谁?”

我没搭话,哈哈哈哈哈哈了一阵,然后开始斗图,想把这个问题刷走。

我心里在激烈斗争,我有人选,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如果我提了这样的要求,哪怕我们的关系好到不分彼此,也是会打扰对方吧?

2

我向往那些脍炙人口的生死之交。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被戏谑解读成“拉帮结派的小团体”,但我脑补的都是他们结拜的场面,和日后的情义。

关羽败走麦城丧命,张飞闻悉暴怒,急于出兵报仇,鞭笞部下,最后在阆中被杀害。刘备又率七十万大军出征东吴,被火烧连营,全军覆没,次年于白帝城托孤。

小时候我常听父辈们喝酒聊天,流行聊一个话题,开头一般是这样的:我和XXX,那可是过命的交情。

听起来血脉喷张,虽然没有焚香结拜,其实和刘关张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去年过年回老家,我爸兴致勃勃和几个发小喝酒,我在一旁,听他们当年的故事。

1960年代,他们经历过贫穷、变革、疾病……建立的感情,真挚又热烈。

当年我爷爷外出做工,奶奶在地里干活,家里几个孩子根本照顾不过来。有天家里老大突然发高烧,身为老二的我爸,背起他去找村里的大夫,临走时把最小的弟弟(我小叔,当时不到两岁)托付给他最好的朋友于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