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爱是一朵深渊色|我的前半生

文/金泽香

我有一个网络账号,月阅读量已从之前的50万升至80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账号,而是80万阅读量背后我并不知晓的阅读者们。

宁溪是其中的一个。我间或收到一些私信,有一天看到她的。语气淡淡,谈她的婚姻。这些私信有些并不需要一一回复,有时他们只需要一个倾诉的入口,就像电影《花样年华》里,梁朝伟把心中的秘密倾吐给吴哥窟旁的树洞,然后以草封掩,继续生活。我的账号犹如那个接收秘密的树洞。

宁溪是离异女子,与前夫识于大学,相恋5年,结婚20年,彼此互为初恋。她与多数贤惠的女子一样,操持家务,孝敬老人,扶持丈夫,疼爱孩子;她离婚的原因也与多数人一样,丈夫出轨;唯一不一样的是,当她意识到丈夫一边求和表忠不愿离婚,一边私下继续与情人私会,她果断选择离婚,不像有些人看在孩子份上委曲求全。柔弱女子为母则强,失去爱人、情感支柱都不足以溃败沉沦,她凭借自身工作能力带着孩子继续生活,妥善安排家庭事务,及关照孩子心理状态,照宁溪所说,一切如常,地球照转,未见倾诉其间苦楚。宁溪又说,感谢离婚这个变故,让自己明白了许多事理与人性,曾经太傻了,以为相爱就是永远,结婚就是一辈子,丈夫是依靠;现在懂得,靠山会倒,靠人会跑,靠自己最实在,是前夫让我知道未来应该找什么样的人,我现在不年轻了,还带着孩子,就算找不到也没关系。

故事到此远未结束,后来宁溪的前夫与小三并未结婚,他们二人真正在一起后处处是裂痕,小三没有宁溪的贤惠与隐忍,不久后另觅高枝弃他而去。前夫至今独身,悔不当初。托人前来说和复婚,被宁溪果断拒绝。宁溪说:“理由很简单,与前夫可以是朋友,但不可能是家人了,前夫年纪不小,其实并不成熟,长久来依赖于家人的照顾,一路顺利,没受什么挫折,内心单纯,易受挑唆,遇到小三头脑发热,越是外力受阻越激发内在的反抗,误认为二人同患难是真感情,其实就是一时头脑发热而已。梦醒,被人嫌弃,想起按原路回巢?不,就算我找不到合适的再婚对象,也不会再考虑他,这么多年,我像照顾一个大孩子一样照顾他,他出轨我离婚成全他们,现在谈复婚太晚了,虽然身边劝我复婚的人很多,说毕竟是孩子的爸爸,但是我不这么看。我不愿复婚,不是至今还恨他出轨,而是我不想再用后半生以失去自我的姿态去照顾一个大孩子,离婚后我彻底看清了一个人,我们之间的差距很大,他并不适合我,我们是无法在一起生活的。”

看至此,真想与她击掌相庆。这是一个人格健全,可柔可刚,思路清晰,内心强大的女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