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无线 贴身校花2

19岁年薪千万,他打王者荣耀打成了“游戏圈的TFBOYS”

成功都自有其道

争议不止不休

7月2日晚6点15分,江海涛吃完饭回到家里。

他的家位于四川乐山售价最高的小区之一,复式,三百多平,一面临江,一面临山。临山的一间书房是直播室,书桌上摆着一台巨大的玩家国度电脑,透明的机箱闪烁着各种灯光。电脑有两台显示器,一台用来玩游戏,另一台显示直播窗口。

江海涛打开了主机和显示器,调出了王者荣耀的主程序和直播窗口,接着拉开抽屉,掏出一堆药来,有咽喉片、蒲地蓝消炎片。他抬起头,笑了一下:“都是治嗓子的。”喝下药,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在主机上启动了网易云音乐,《灌篮高手》的主题曲作为背景声充斥了整个房间。然后,他打开了头上巨大的专业耳麦。

“来了来了来了,又迟到了,我的天老爷,天天都要迟到这么一会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绝望。”粗重口音的四川普通话在房间里回荡,右边直播窗口中的弹幕如同火箭弹在空中炸裂,覆盖了整个画面。“嗨哥,终于等到你了”“老公,我爱你”“今天要王者啊”……

江海涛,这个19岁的少年,15分钟前还细声细气地回答本刊记者的问题,打开直播间的这一刻,他变成了“嗨氏”——国民手游《王者荣耀》最红主播,几百万粉丝的偶像,他将在余下的6个小时中支配粉丝们的感官,主宰他们的情绪。

“嗨嗨”与“嗨妈”

第一局,江海涛的英雄是干将莫邪,很不顺利,被对方的李白盯上,杀死了三次。“白哥,你怎么这样啊,很绝望啊!”江海涛在直播室里大叫。

这时,从隔壁卧室有声音传来:“宝贝你好,让妈妈看看你,你长得真漂亮啊,要坚强好不好,跟妈妈讲讲话吧。”

这对话声让江海涛有些心烦意乱,对直播室说了一句:“这吵得我很绝望,声音比我还大。”他起身将直播间的推拉门关上,隔绝了母亲的声音。

除了自身的努力以及天赋,母亲与粉丝的对话是江海涛的“嗨氏”品牌能够成功的另一关键。

“嗨嗨跟我是单亲家庭,我跟他爸爸在他几岁的时候就离婚了。我对他从小的教育模式就是要求他必须要学会独立。”嗨妈告诉本刊记者。

“嗨妈”是嗨氏粉丝团对江海涛母亲的称呼,几乎与嗨氏齐名。嗨妈年纪不大,穿着青色长裙,留着齐眉刘海。她一直在隔壁卧室,半靠在枕头上,或者语音,或者打字,在QQ群,在微信群,在微博里与嗨氏的粉丝互动。“我一个晚上差不多要回复两万多条消息。”嗨妈说着,手机不离手。

这套三百多平的房子中只住了三个人,除了嗨妈和江海涛,还有一个助理。这个家庭的生物钟完全是颠倒的:下午五点钟,江海涛起床,全家出去吃饭;六点钟开始直播,一直到凌晨五点结束,然后开始制作和上传视频,持续到早上八点;在八点吃完不知道算早饭还是晚饭的一顿后,全家睡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