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什么中国画不喜欢画影子?

中国画不画影子只是一个初步的认识,其实中国画是“画阳不画阴”,绘画里我们管这个叫“染高”。

明末时期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就说过这样一段话:

中国画但画阳不画阴,故看人之面躯正平,无凹凸像。吾国画兼阴与阳写之,故面有高下,而手臂皆抡圆耳。...吾国之写像者解此法,用之,故能使画像与生人亡异也。

所以,在明末时期,以曾鲸为代表的波臣画派迅速崛起,他们就是在中国画的基础上借鉴西方的绘画原理,将染高与染低相结合,遂有了以“像”为能事的写像艺术。

曾鲸

其后清朝焦秉贞的“西学派”更是将中国画与西方的透视法结合,可以说是更为西化。那么,中国画为什么不画影子(画阳不画阴)呢?

我有几个猜想...

首先,最早期的中国画主要是画历史(神话)人物,或者说,主要为了表现历史(神话)故实,这些绘画主要是基于主观想象。在人与光影的关系里,人是相对恒定的,而光影则是变换不定的,所以画家不可能有能力画出光影的效果。我们看西方中世纪的绘画作品,也大多是不画影子的,说白了,因为这些画都不是写生得来的。

(网上随便找的一张,我对西画不甚了解,有异议欢迎指正)

相对于油画来说,中国画不太好层层覆盖,错了就要重画,所以中国画很讲究绘画的工序,也侧面反映了中国画重传承,这种传承往复下来,中国画人体物观情的方式也有所变化,也就没有画阴影这么一说了。

人物故事画如此,那么肖像画又如何呢?中国画工笔主要是勾线+填染,染也不好一遍染成,古人云“三矾九染”,大意就是染好几遍后上一遍矾,每一遍都要等上一遍完全干透,所以这种画法也不适合某一时段的写实,染一通朝阳就变夕阳了。

以上的这种推断,主要是说中国画的“不能”,但中国画真的不能呈现光影效果么?显然不是,当代画家如史国良他们用水墨描绘光影已经提供了很好的例证。

尉迟乙僧

下面主要说的是“不愿”,传统中国画出现过“阴阳具到”的画法,唐代尉迟乙僧创“凹凸花”之画法,即用颜色晕染出物象的凹凸两面,中原为止一振。段成式说他的画“身若出壁”“逼之飘飘然”,《古今画鉴》说他:“堆起绢素,而不隐指”,这种画法其后被吴道子借鉴改良,即在白描的基础上,以墨色晕染出暗部,分出层次。但是以颜色分出凹凸两端的画法就只留存于史论之中。

为什么后世不传了?

以下是我个人的观点:中国画一直都在强调“以形写神”,以此为宗,于后世又有发展,宋代理学的兴盛,绘画中亦强调“格物”,我们可以将格物大概理解为:抛却其他外在之因素,追寻物象本真的,内在的,恒定的道理。

所以竹子本身不是黑的,但我却以墨画竹,我也可以用朱砂画竹,说明我已抛开了竹子颜色之“表象”,而去追寻竹子内在的坚韧,骨力。

方闻先生说宋代绘画就是“体物形”,而元代绘画是“表我意”,倪瓒有题跋道:“ 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或涂抹久之,它人视以为麻为芦,仆亦不能强辩为竹 ”,简言之,我把我的“逸气”抒发出来就可以了,至于是竹子还是芦草,我无所谓,这个时候所画的物是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画背后的那个人。

到了明代,徐渭又说“舍形而悦影”:离开真实的牵绊,追逐幻象的精神世界。这时候的绘画更为超脱。你看宋元明的绘画追求,没有一个强调面面俱到的写实,他们认为“论画与形似,见与儿童龄”,小孩子才纠结像不像呢,既然如此,何况一个“物象”之外的影子呢?

周积寅先生说:“中国画以墨线为主,西洋画以光影明暗为主;中国画与传统哲学(儒释道)有关,西洋画则与自然科学(光学、透视学、解剖学)有关。”

确实,中国传统艺术并未催生出可与西方媲美的自然科学,而自然科学的缺失恰恰使中国在近现代历史上出于劣势。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政治、历史上的缺失而去妄自菲薄我们的艺术。我曾和朋友说,艺术家一辈子,史论家几句话,我们对于哪怕一个艺术家的艺术有所了解都要费一番功夫,何况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艺术呢?因此我也从来不愿去做中西艺术比较的探讨,我连自己国家的艺术都还没研究够呢。

但你们要知道,中国画,是世界画坛上极少的以国家命名的画种,政治上可能管这种排外性极强的现象叫做保守,但是艺术上,我们应该为这种文化的独特性感到自豪。

文章来源:知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