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饭局指南

我的人生乐趣里,有一项是饭局。

好多年里,饭局的名声很不好,大概中国人的饭局多半累人,好多人要借饭局之名办事应酬接待,还有些人压力过大要借酒装疯,这种饭局当然不好玩。

我对饭局印象良好,大概一是因为无权无职,没人要求你,来往吃饭的全是朋友,所以吃饭很轻松。都是几个草民,平时做自己做惯了,完全不必借酒卸下伪装,就是轻轻松松吃吃聊聊。

二是长期在家工作,吃饭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休息。写完一天稿,心闷人累,去外面透一下气,和朋友们聊下天,也是一种缓冲。因为亲近,他们甚至还允许你因为写稿写累了发呆,整个饭局过程你失神无惊他们也不奇怪。吃着饭,看着多年的朋友在你面前打打闹闹,插科打诨,心里感觉蛮温暖的。就算不说话,也感觉自己像掉到了一个温暖的水池子里,掏空了的自己像回了血,瞬间就恢复了元气。

当然,人到中年,对于饭局也是有要求的,我的要求就是三个字:不要吵。

年轻的时候,喜欢去热闹的菜馆,大火腾腾地吃,汗流浃背地喝,人愈多愈开心。现在真的受不了那种嘈杂,要扯起嗓子才能被人听到,要尖起耳朵才能听到对面人在说什么,一场饭下来,觉得简直全身功力尽废,经脉断绝,这种地方是请我也不去——那有人就说了,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房间啰?其实也不是一定要房间,有房间当然好,更隔音,但最主要是饭店的隔音要做得好。我也吃过摆满桌子的饭馆,但人和人之间还是可以悄声说话,桌与桌之间也互不干扰。我问过一个建筑师为什么,他说最主要的原因是材料的处理,这里的地毯和墙壁都会选更吸音的,当然造价也就会更高。换而言之,如果一个饭馆能重视它的地毯和墙壁,效果有多好不敢说,至少不会太差。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在私窦里吃,“不要吵”之余又好吃,这就需要一间清静的房子和一个会做饭的厨师。我见过有富豪朋友在城中专门建一私厨,也营业,但主要目的是待客,春天椿上市了,秋天蟹肥了,每当有时令菜上市的时候,就会专门组织一次饭局,呼朋唤友上他的馆子吃饭。这当然要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毕竟好的厨子和好的食材是真正难得的。平常人最可行的是家宴,但现代社会公寓浅窄,朋友上门难免影响家人生活,我见过的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我的朋友王能干,她业余时间最爱做菜,平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请朋友在家吃饭(话说这个爱好也真是太高尚了)。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她把自己用来出租的望江公寓收了回来,专门用来做饭,一周一次拟一次菜单,请朋友(主要是闺蜜)来吃一次,最多你拎一瓶酒上门。大家坐定定,鉴定一下王能干最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夸她一番,再把酒言欢,畅所欲言,完全不用考虑时间,因为是住家,想聊多久聊多久。这让我想起从前中国人之间的饭局,暮春之际,草长莺飞之时,选一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天气,三五知已出门到一山清水秀之处,茂林修竹,清流激湍之处,列坐其次,喝喝酒说说话吃吃菜,畅叙幽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信可乐也。

谁能想到呢,一千多年前的中式饭局的盛况已再难发生,一是茂竹修林之处难寻,二是能一起喝酒畅谈心事的人难寻,大家都好忙;而且,这年头敞开心扉是件多难的事啊……有钱还得有闲,有闲还得有心,现代社会的大部分男人们是真没有心情去溪边喝酒吃饭了,公司要上市的男人们要吃应酬饭,朝九晚五的男人们养家糊口压力山大,倒是行有余力的女人们有心有力,和风畅怀之际愿意享受生活。女人确实是更贴近自然的生物,在王能干家喝酒吃饭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做现代女人还真是幸福的。

(本文原载于二〇一七年八月号《上海采风》杂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