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被善良改变的人生|暖评

被世界温柔相待过的人,才会鼓足勇气,努力活着,回过头来用力地拥抱生活,回报爱。

▲何荣锋入围2015年度“感动重庆十大人物”

文/钱业

穷小子乞讨被女子收留了一晚,变成亿万富翁回来拿出100万报恩。然而被“恩人”拒绝了。

今天看到的这个新闻像是“基督山复仇记”的反面版。角色转换,人生开挂是人们最爱看的故事,有一种“欧亨利”式短篇小说戏剧化风格。只不过这个因为财富倒转吸引人眼球的奇迹故事里,钱大概是最不起眼的角色。

贫穷、发迹、富翁,同样的关键词,而串联起故事的一个是“善”,一个是“恨”,相比较基督山伯爵复仇后的空虚苍凉,“善”的故事更温暖隽永,告诉我们人之所以为人的力量。

1993年的重庆,17岁的何荣锋因为父亲欠下的债务,和两个小伙伴拿着100元钱外出打工替父还债。

打工的路并不好走,甚至身上的钱都不够他们撑到目的地温岭。到达浙江仙居时,何荣锋开始发烧,不得不沿路乞讨,露宿街头。

当地人戴杏芬发现了这三个落魄的孩子,问清楚情况后,凭着一种善良的本能,她把三个孩子带进了自己家,给他们准备了吃的,当晚让他们住在自己家,没有让他们再露宿街头。

留宿三个看上去来路不明的“小乞丐”,周围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的,戴杏芬选择相信,“我也在外谋生过,知道真的不易,如果有人帮助一把很重要,但我家里反正没有值钱的东西,如果能帮助3个落难的人,就帮一把吧。”

当天晚上,戴杏芬甚至还骑车出去帮三个少年找工作,到12点才回家,她说找到一个人的工作,看谁愿意去。三个孩子之间也有自己的义气——他们是一起来的,决定还是一起走。

第二天准备启程的时候,戴杏芬给三个孩子准备好了一路上的干粮——红糖馒头片,还塞给他们每人10块钱,而从仙居到黄岩的车票是7块钱。

在整个过程中,何荣锋是沉默的,因为普通话不好,和戴杏芬的交流主要是两个小伙伴完成的。

可是沉默中何尝不是在酝酿一种力量。

何荣锋后来辗转来到沈阳,在一家油漆厂从工人做起,老板看他为人实在,后来将厂子交给了他承包,他逐渐变成了知名企业家。

▲图片来自辽沈晚报

在奋斗的过程中,他一直没有停止做两件事,写日记和寻找戴杏芬。创业时,何荣锋写了一整本的励志日记,最直接的力量就是戴杏芬对他的鼓励。

他也多次写信给姐姐,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回音。他甚至跑到公安局去查户口,后来才知道,他把“戴杏芬”记成了“戴信芬”,一字之差让姐弟俩迟十多年才见面。

终于在2013年,何荣锋找到了戴杏芬,为报答戴杏芬当年的恩情,他当即拿出了一张百万元的支票表示谢意。“我帮你的时候,没想过有一天还会见到你,更没有想过要你回报。”戴杏芬没有犹豫,拒绝了支票。她说,“当年的一碗饭让你记这么久,证明我没帮错人,这就足够了。”

▲图片来自中国网

何荣锋的人生被陌生人的善意改变了。

一个17岁就要把全家的重担背负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在路上贫病交加,很难想象,那时候的他会对世界有多么正面的心态,他大概全身带刺甚至是与世界为敌的。戴杏芬的出现无疑在告诉他,世界是好的,你也会好的,你没有被抛弃。

这是一种超出期待的温柔力量。

被世界温柔相待过的人,才会鼓足勇气,努力活着,回过头来用力地拥抱生活,回报爱。

这种力量的流转,也是世界之所以运转的规则。

戴杏芬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她毫无目的的善意将迷茫的孩子从悬崖边拉了回来。她把拒绝高额谢礼和当时救助他人看作一样理所当然。她播下善良的种子,是为了收获一个同样善良的灵魂,而不是为了收获100万。

编辑:新吾 实习生:纯洁 吴敏 校对:郭利琴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