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最毒的鸡汤,就是离婚后,我成了罗子君。

婚姻最重要的是“求仁得仁”,而不是“演出完美”。

文|伊姐叶子姚

罗子君是中年妇女的“迷魂药”。

话题持续不断的《我的前半生》终于收官。

中年失婚妇女罗子君,摇身一变逆袭成为下一个唐晶,还附赠一个“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娶”的王老五贺涵,大写的励志,似乎在全剧结尾开始让人笃信她开挂一样精彩绝伦的后半生。

我惊讶地发现,最近朋友圈的言论,“大不了就离婚,看看人家罗子君”居然成为一股清流。

真的忍不住说一句,离婚和逆袭,是两码事。

“逆袭”总是好看,因为逆袭这件事,说到底是一件低成本高回报的事儿,而且低概率,所以,它总能给陷入生活僵局的人以慰藉和期待。

随便翻一下各个公号的情感实录,就会发现,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资本,真实的离婚生活,往往是——

不是每个走出围城的女人,都有牛逼靠谱的闺蜜保驾护航,有无所不能的男人为你规划人生。

日剧《昼颜》为什么火到电影版票价能炒到上千元?

因为它真实而有逻辑,现实而直抵人性。

《昼颜》中的两对人妻,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却对婚姻有着同样的失望。

婚姻死水一潭,了无生趣。

利佳子注册社交网站,用每天3点到5点与不同男人的露水之缘,来助力自己在家庭生活中的“隐忍”,维持她任何时刻都能对日常琐碎温柔以待的体面。

纱和在超市打工,看着海报上烈焰红唇的性感女人,用偷一支口红,来释放四平八稳的无性生活带来的无趣和无聊。

尽管后来利佳子爱上了画家,纱和迷上了生物老师。

但她们并没有选择离婚。

原本选择净身出户的阔太太,为生计所困,无法谋生,自然无法谋爱。

纱和无法逃避内心煎熬和道德拷问,还是选择回到最初的位置。

婚姻很难,但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成为扔掉“家庭主妇”的头衔,一转身就能独自支撑家庭重任的“傲骨贤妻”。

不是所有女人,都能笃信在生活必不可少的绝望中,只要“离个婚”一切就好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