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艺术 | 纽约艺术家一口气画下99瓶啤酒,到底是有多爱喝?

难道纽约的天气也把人热蔫儿了吗?

谁说我们平时的坏习惯不会在工作中助我们一臂之力呢?对于纽约艺术家汤姆·桑福德(TomSanford)来说,嗜酒就给他的创作带来了灵感。“墙上的99瓶啤酒”是桑福德最近的一个艺术项目,既是日常的社会经验,又在致敬莫兰迪的优雅静物画。这个项目中,桑福德给自己定了一个很简单的任务,喝酒,然后把酒瓶画下来。

▲ 乔治·莫兰迪 - Natura Morta

桑福德从啤酒艺术的前辈那里找到了灵感,比如马丁·基彭贝尔格(Martin Kippenberger)抱着啤酒的自画像,或是爱德华·马奈( Édouard Manet)著名的作品《女神游乐厅的吧台》(Bar at the Folies-Bergère),以及贾斯培·琼斯( Jasper Johns)著名的啤酒罐雕塑。

▲ Martin Kippenberger,酒精折磨(Alcohol Torture)1981

▲ 马奈 - 女神游乐场的酒吧A Bar at the Folies-Bergère

▲ 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啤酒罐子( Ale Cans)” 1964

当然,艺术家在啤酒中寻找灵感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你可以看看17世纪的荷兰画派,或是妮可·艾森曼(Nicole Eisenman)的“啤酒狂欢节”,还有汤姆·马里奥尼(Tom Marioni)在70年代的展览“与朋友喝酒是最高等的艺术”(The Act of Drinking Beer with Friends Is the Highest Form of Art),这是一件沉浸式作品,展架上摆满了免费啤酒供人取用。

▲ 妮可·艾森曼,啤酒花园(Beer Garden with Ash),2009

▲ 汤姆·马里奥尼(Tom Marioni),“与朋友喝酒是最高等的艺术”(The Act of Drinking Beer with Friends is the Highest Form of Art), 1979(摄影:Paul Hoffman)

这当然不是桑福德第一次画啤酒了。在他2010年的作品《50瓶啤酒》(50 Beers)中,我们已经见识到了桑福德把莫德罗和百威的瓶瓶罐罐堆在同一张桌子上。而2016年的作品最后一片(The Last Slice)中,桑福德用啤酒瓶,筹码和一些不可明说的东西做成一座塔,上面摆着吃剩的冰淇淋、最后一片披萨和滚石乐队的经典唱片《小偷小摸》(Sticky Fingers).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