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明天是盒子里的糖,要不要尝尝看?

明天是盒子里的糖,要不要尝尝看?

文/大熊

新浪微博:@大熊欧吧

写这篇专栏的时候,我刚从日本回来,公寓点了一盏落地灯,很温暖。

天气已经变凉了,如果不是耳边有吧唧吧唧的声音,我大概已经睡着了。

你没看错,吧唧,吧唧。

我抬头,方崽正坐在我新买的手工地毯上,一手举着我从免税店买的巧克力,一手抓薯片,吃得不亦乐乎。

明其名曰代替小十年来催稿,实际上……呵呵,把我家好吃的东西都快吃光了!

我伸出一只手,准备摸来一块巧克力,方崽清理清嗓子,我吓得又缩回了手,接着码字。

“熊哥,你这么帅一个人,咋专栏还要催呢!”

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什么逻辑,虽然有问题,但是形容词用得很有道理。

方崽咬了一口巧克力,我的……Teuscher香槟,嘎嘣一声,没了。我的Teuscher松露,嘎嘣一声,也没了。

方崽看着窗外,大面的玻璃幕墙将这座城市最好的景致收入眼底,在璀璨的灯火与曼妙的星光里,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其实啊,熊哥,很多作者可羡慕了。”

声音很轻,感慨很微妙,不太像他。

我敲键盘的手指一顿,抬眉问:“羡慕什么?”

“羡慕有人来催我们的专栏,羡慕有杂志等我们写稿子,羡慕我们写的东西能印在杂志上,让全中国……哦不,是全宇宙的人都看到呀。”说完,又吃了一颗巧克力,抹茶味儿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是这样问的,的确,也是这样想的。不是理所当然么,有人要写稿,有人要催稿,羡慕从何说起?

方崽说:“可是很多写手,还只是发着微弱光芒的小透明,连被催稿的机会也没有。”

然后我知道,方崽有一个过稿群,群里有一群坚持不懈,努力绽放光芒的写稿的小朋友。他一直带着他们,讲技巧,讲经验,稿子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起,逐字地修改。

很难吗?

我不知道。我是从小就被老师赞文笔出色、思维精妙的人,后来小狮邀请我回编辑部工作,从写专栏,出书,从新人到主编,我一路走来也遇到过难,却从不透明,从不渺小。很难理解到,真正的低入尘埃里,因为有人来催稿的欢欣究竟是怎样的滋味。

我试着去了解,方崽说的,一个作者是怎样熬夜写稿到凌晨四点的,也试着了解,他说的作者们写长篇故事之前,都怎样悉心地猜测主编的喜好,过五关斩六将拼到终审,小心翼翼地奉上文稿,一天又一天忐忑地期待。

希望有回音,也希望没有回音。

希望有一天将最好的故事带到读者面前,也希望,真正得到答复的日子,晚一些,再晚一些,再日夜煎熬,总比一纸退稿信要好。

听到这里,我敲键盘的手慢了下来,一字一字地删掉原本要写的N小姐的故事,将他与我的这段话,将这个温暖的夜晚,一字一句地写完。

你看,有这么多人为了理想拼搏,有这么多人,竭尽全力就想写出最好的故事,此生最大的理想也不过是妙笔生花。

这样的一本杂志,这样的一段青春,你怎能不爱它。

敲完这一行,我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盒崭新的巧克力,“送你的。”

方崽的眼神亮了亮,他真的很喜欢甜食呀,却最后没有打开,他问:“熊哥,我能带走吗?我想给小十年尝尝……”

这是什么神转折?我没缓过来!他们……

我收起惊愕的下巴,还没开口,方崽又自顾自地接着道:“还有冬菇和菜菜,他们可喜欢吃巧克力了……”

我呼出一口气,看着掰手指数人数的方崽,拿出了书房里珍藏的礼盒,“拿给他们哦,免税店一日游的礼物。”

我喜欢收藏巧克力,去每个地方都会买,精致繁复的包装很讨喜,我却很少拆开。让方崽带给其他人的,是几个月前在瑞士买的伴手礼,还有一句话,想说给所有喜欢飞言情的作者小朋友:喜欢就坚持,有理想就奋斗,明天是盒子里的巧克力糖,准备好了,就拆开尝尝。

那……飞言情9月上市,堪称超甜巧克力的《小情劫》,你们要不要先尝尝看?

《小情劫》9月上市,撩苏你的少女心!

【故事简介】

焦虑少女俞绵绵一发病就暴饮暴食、刷光银行卡,甚至跟狗架。傲娇小公子秦唐,不惜跨越大半个城市赶来为她善后,偏偏此刻撩了七年的冰山学长周薄暮从天而降,“俞绵绵,你谈恋爱了?”

俞绵绵:“学长你吃醋了!你喜欢上我了?”

周薄暮:“如果我没记错,是你喜欢我。”

俞绵绵离幸福越来越近,可是,她的秘密、她的焦虑症、以及远渡重洋回来的那个人……都蓄势待发地想要破坏这场爱恋!

【作者简介】

纪十年:飞言情资深编辑/飞言情霸版作者/设计学硕士

沉溺小说,侍奉文字,热爱玛丽苏

新浪微博:@纪十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