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们沿着这条河走了6000米,只是为了喝到一杯干净的水

1.

去年“二更”的一段视频让林北水父子走红朋友圈,一时间,这对在“荒岛求生”的厦门父子被更多人所知。

1989年前,鳄鱼屿属于集体管理,林北水被派到岛上看管花蛤,却也因此发现了它的开发价值。后来体制变迁,1990年他与其他三位村民承包下鳄鱼屿,每年上缴1900元,决心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岛上开荒种植庄稼。

改革之初的建设热潮对这座岛屿而言,无疑是场巨大的生态浩劫,岛上的树木和庄稼被砍得精光,整片沙滩都被运往工地,剩下不过几十米的沙滩也被挖到露出了红土层。岛屿土壤盐碱化严重,植物很难存活,再加上淡水资源的匮乏,想要在这座小岛上种出树木和庄稼,堪比登天。

在鳄鱼屿上,树木的成活率极低,而果树生长的周期却很长。当初跟着林北水承包鳄鱼屿的合股人纷纷退缩,但林北水却坚持了下来。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把建房子的钱都垫上。他甚至“狠心”劝说儿子读中专,将省下的钱用来种树。

整整7年,他抵住外界一切压力,孤身一人在荒无人烟的鳄鱼屿上,要造出自己的一片桃花源

与天斗的他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只能凭着一股倔劲日以继夜地种植。为了寻找适配土壤的植物,他换了一波又一波不同性质的庄稼,却丝毫没能改变现状。

岛上缺乏淡水,他就从村里运水上岛,用两周的时间将岛上的树全部浇了一遍;海沙温度极高,树木难以存活,他就在四周种了海草隔热。种了死,死了又种,林北水一直在和鳄鱼屿的日头赛跑。

如今快三十年过去了,林北水父子的辛勤耕耘终于让鳄鱼屿露出了温和的姿态,这座几近“死亡”的小岛,终于又换发出了生机。

在鳄鱼屿上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让林北水成了生态保护的践行者,许多人称他为“岛主”,白了头发、绿了荒岛。

登岛之初,林北水不懂得什么是“环保”,也不明白什么是“生态破坏”,他靠的是自己一腔倔劲,是生活教授的不轻言放弃,而这些特质,恰巧是每一位环保主义者所拥有的。

2.

90后的廖雅静对此深有体会。

拥有名校高学历的她,本可以轻易选一条坦途,但她却选择去走“前途未卜”的环保之路

右:廖雅静在检测水质

2015年底,她创立“水益方”公益组织,关注环境健康和农村水源地保护、饮用水安全保障。在前期的调研中,廖雅静注意到了九龙江,这条福建省第二大河流,流经龙岩、漳州和厦门三大城市,肩负着为千万人口提供日常饮用水的重要功能。近几年,政府虽加大了对沿岸工企业污染治理的投入,但农业面源污染的整治方面却收效甚微,九龙江经受着巨大的挑战,这些就像一块大石压在廖雅静的心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