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健康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医改大家谈:我愿跳到河里给大家摸石头

这篇文章是发表在2013年的一篇老文章,因为微信旧文章链接的更新,历史文章很多文章失效了,所以我近期会重新发一堆旧的文章。这篇文章写于2013年我离开北京协和医院之前,离开是为了改变,离开是为了探索更加美好的明天。很多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协和,写于2013年的文章,大概可以了解我的所想。现在我在路上,也希望更多的医生可以上路,我们只有一起动起来,医疗的改变才能成为可能。

~~~~~~~~~~~~~~~~~~~~~~~~~~~~~~~~~~~~~~~~~~~~~~~~~~~~~~~~~~~~~

2012年,我在拜访了英国一位全球著名的妇科医生后,感觉她的工作模式是我心目中医师执业的理想状态。这位妇科医生每周要为雇佣她的医院工作40个小时,其中包括在每周三晚上2个小时的病例讨论。此外,她每周有一天半的时间在自己的专科诊所工作,如果就诊病人需要手术,她会将病人安排到她喜欢的医院由她做手术。

这种模式其实就是自由执业,目前我们国家距离这种情况还较遥远。医改已经进行了这么长时间,很多问题沉淀下来,越来越清晰地暴露出来:大医院人满为患、不堪重负,但患者还不断向里涌;大处方、滥检查现象屡禁不止,医生技术价值过低,不得不靠灰色收入提高待遇;医患关系紧张,医生不被尊重,被打被杀事件时而发生……我认为,医生如果能自由执业,这些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比如看病难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协和医院挂号难、看病难,我的号也比较难挂,但我一周只能轮上做2~3台手术。不是因为我不能做,而是因为手术室、麻醉科容量有限,安排不开。像我这种情况有一定代表性,这导致我们每个医生手里压的病人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做上手术。我们科正高职称的有30位,副高职称的也有30多位,人才“淤积”,从上到下一层层排下来,资历越浅的医生机会越少,因此有的医生到协和工作5年还不能独立做手术一点儿不奇怪。只有把医师解放出来,让他们可以在多家医院发挥作用,老百姓看病就不会那么难了。

再比如医生收“红包”、回扣的问题。如果把医生推入市场,他一定把自己在患者中的口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就不会冒险做违规的事情了。医生的服务意识增强了,医患关系必然会改善。

但是,目前要解放医生还存在很多障碍。比如,没有相关的医疗保险制度支撑。在美国,医生做完一例手术,保险公司要发出两份账单,一份支付给医院,一份支付给医生;我们国家尚未建立这种支付体系。但我认为这个障碍可以克服。反过来想,保险公司其实也在等待优秀的医生进入市场。优秀医生能为客户的健康保驾护航,保险公司何尝不高兴呢?如果这样的医生越来越多,保险公司才能吸引到更多的客户。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