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出走半生”的许朝军,归来时却少根弦

——本文约1370字,阅读需4分钟

据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7月29日报道,许朝军作为扑克学校“校长”承认“指点”赌博,涉案金额达300余万元。而7月31日的《新京报》则回顾了他的“前半生”。

如今一句流行的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依旧少年。然而出走“半生”的许朝军以这种方式归来只能被认为“少根弦”而已。

实际上,许朝军的年龄并不大,从他1996年考入清华计算机系时就只有16岁可以看出,许朝军的人生起步阶段比较早,并且赶上了计算机兴起的这一拨热潮。现在就讨论“前半生”或许有点早了。

如果从他步入职场之初看,许朝军跟许多混迹在写字楼的程序员差别不大,只不过是在中关村靠着帮小老板们编程序每个月挣2000元。真正帮助其走上“成功”道路的,应该算是彼时从美国融资400万美元的陈一舟,后者付给许朝军1.5万元月薪并委以重任,这也是之后其能够担任技术总监的前提,之后许朝军更是前往陈一舟创办的千橡互动集团,担任副总裁兼校内网负责人。

但显然许朝军是那种“把平台当本事”的人,事实上即便是他所擅长的“社区运营”也是因为别人的指引才得以进入。而他自己创办定位于社交网站的点点网后,显然没有能够处理好与老东家人人网的关系,直接遭到对方封杀。

客观说,人人网此举有“大欺小”的嫌疑,但是这也是商场所必然出现的逻辑,甚至也可以说是竞争的一部分,而许朝军没能利用之前自己在人人网的资源,反而扬言“已注销人人网账号,与其永远说再见了”,这就让外界对此侧目视之了:难道人人网还有义务配合你创业不成?

更激烈的是,陈一舟在许朝军之妻杨慕涵的人人网主页发现了大量关于许朝军和啪啪等产品的宣传图片,并听闻人人网校园大使在发状态推广许朝军的“乌鸦”,陈一舟遂指其公器私用。

北京时间“锐评”(微信ID:Btimelun)认为,不得不说,这样的吃相就显得比较难看了,既然许朝军选择了跟人人网竞争,那么其妻子再使用人人网的资源,未免于理不合。说好的“永远说再见”呢?

有趣的是,就在此次“赌博事件”于今年6月被媒体爆出时,许朝军家人还向媒体发布消息称“没那么严重”,并扬言“保留向有关媒体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看来这个权利要“保留”相当一段时间了。

其实跟陈一舟闹掰的许朝军创业之路却并不顺遂,点点网、啪啪、乌鸦、芥末校园、音乐圈等基本都属于过眼云烟,而他的老东家人人网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赌博事件”被反复提及,恐怕早就没有多少人记得了。这或许就是一种“双输”的局面。

然而许朝军这出走的“半生”,归来时却是在看守所里的画面,所谓“依旧少年”没看出来,只觉得“少根弦”——法治意识的这根弦。

不管是按照一般的社会常识,还是按照许朝军所受过的教育,“赌博违法”这么简单的事实他都应该知道。那么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懂得遵守规则,遵守法律是一个起码的常识。

按照西城检察院的说法:许朝军法制观念淡薄,这话一点也没说错。

从许朝军一贯的做法看,至少他在遵守规则方面是有些欠缺的,这些规则有的是起码的法律规则,有的是业内的商业规则,而“犯规”就要付出代价,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这也或许给许多科技行业、创投行业的人提了个醒,一些人至今保持着“创新都是从违法”开始这样荒谬的思想,以为自己从事某个行业就可以拥有“特权”。实际上往往在法律面前被击的粉碎,快播的王欣、牛电科技的李一男已经先后印证了这个逻辑,许朝军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文/北京时间评论员 佘友独

此文系北京时间原创稿件

转载需注明出处并保留署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