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蔡赟观点:全面完善的虚实之间

我在省队的那个年代,球员的生存环境很是艰难,比赛太少是最大的问题。

大赛在心理层面和技术应用水平等多方面的综合锤炼,对于年龄在16-22岁之间,正在经历从全面提高阶段,到竞技突尖阶段的进阶过程的青年球员来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体验。

回顾那段时光,我认为我们比现在的年轻人更在意输球一些,因为比赛少,所以在输球的时候总会牢记败因,并无数次地对自己说:下次绝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在跳了很多年坑之后,终于成为了我“一定要超越”的那种老江湖。这个从稚嫩到全面完善的过程,才是一个成熟球员真正的核心价值所在。

我认为2013年的阿山,就展现出这种全面完善的发端,在此之前舆论普遍认为他只是把“大砍刀”而已。人们这种对“只会砍”的不认同,大多来自于对组织型球员的偏爱,往往听到说亨德拉穿针引线多么精妙,阿山有何能耐,不过“等吃”而已。

殊不知一个等吃佬的养成,亦是说说容易,身体力行又何其难也。像我米著名前锋因扎吉那样的“等吃”球员,无论助攻来自敌我何方,都准确出现在进球位置的才华,自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球类运动素以充满偶然性著称,即便事先商量好,在实战中想跟上亨德拉的思维,时刻准备着等吃,难道是一件等闲之事吗?再说能砍如陈文宏者,不也经常迷失在某人天马行空的自说自话之中,只留下麦纳基教练一声叹息吗?

从一专的高度突出,到多能的全面均衡,是高级阶段的难点。因为年轻时苦求脱颖而出,而不断发展局部优势形成的所谓球员辨识度,既具有本身的长处,又对比出其他方面的短处。

到了高水平阶段,哪个不是打球二十年以上的人,哪个技术没有打过几十万拍,却仍需要不断把这些被特长比下去的短处拼命补足?这个过程真是太虐心了,或言所有方面全都均衡发展不好吗?我也想的!但臣妾做不到啊。

男子双打是对战术性极端苛求的项目,合理的战术形态决定了打球的舒适度,这个合理不仅体现在是否能够充分发挥自身特点上,还体现在是否足以避免自己陷入别扭之上。简单说就是打得是不是舒服。

在这一点上亨利教练显然更胜一筹,他制定的“碎片式”打法在13年逐渐定型,成为亨山组合的标志性特点,几乎所有的高大对手都非常不喜欢这个节奏。

鲍伊摩根森赢得了有板有眼的韩国双金,面对无法无招的印尼人却找不到出路,这都反映出他们对“碎片式”打法的不适应。

摄影:唐诗

2013年的世锦赛和年终总决赛,鲍伊摩根森两次败在亨山的拍下,场面和结果都很相似,丹麦人每次都能发挥出自己高大双压、平行推进的优势。这是因为亨山组合并不刻意限制他们的优势,而更在意把球打成自己舒服的节奏,形成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套路。

双方都限制不了对手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得分,但印尼人能先到21。

从线路上讲,只有先中后边打身后空挡的策略是亨山一直贯彻的方针,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在任意半场范围内形成直线攻击空档的局面,就这么简单的一招,丹麦人用了一年的时间也没能化解,可见他们是有多不舒服。

摄影:唐诗

形散意不散是典型的东方思想,不拘泥于球一定要打成什么样子,只要最终殊途同归,亦是可取之法。相比起来,欧洲人就比较直接一些,鲍伊摩根森当然是非常非常高水平的组合,但他们的理解和认知仍旧欠缺深度,或许他们应该体会一下中国人爱说的“事要务实,人要务虚”,才有可能领略双打的更高意境。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来源网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