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多情伤离别,念去去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宋 柳永《雨霖铃》

青衣袅袅,秀发翩翩的你,紧握着我的双手,不愿放开,在我(柳永)即将登船而去。此时,柳永仕途失意,不得不离开京都(汴京,今河南开封))的时候,我清晰地看到了你眼角噙着的泪水,点点滴滴,一往情深中含情脉脉,千言万语尽在无言的深情的注视之中。

此时,刚才下得急切热烈的骤雨现在越来越小了,淅淅沥沥,细雨潺潺,绵绵不绝,如泣如诉,缠绵着一个不羁的梦,我多少内心的积怨在此刻化作这雨丝飘洒,却难以穷尽。

一阵箫声传来,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可惜箫声戛然而止,秋后寂寞的蝉声嘈杂喧哗着,令人心烦意乱。

这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低沉而急促,就像催促上船的船夫的声音。我们面对着凄冷的长亭,正是傍晚时分,晦暗的天气更加重悲戚的情感,只是这细雨逐渐停歇了。这正是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的时候,我却没有畅饮的心情,因为依依惜别的情感纠缠在内心。

想到马上就要回去遥远的南方,长亭更短亭,定睛一望这一程又一程,千里迢迢,满目的是一片迷离的烟波,那夜雾沉沉,隐隐约约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际,怕会有鲛人在岸,对月流珠,无处可见,远远的夜雾模糊。

无奈之中,我不得不走了,一步三回头中,在船上依然能看到久久不愿离去的你,深情款款,招手相送,我也依依作别,啜泣不已。船只渐渐行得远了,你的影子也渐渐模糊,唯见江水涛涛 ,向后流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流尽。

暗自默想着,自古以来多愁善感,情感丰富的人最伤心的就是离别,更何况又遇到了这萧瑟冷落,清冷悲凉的秋季,这种深重的离愁哪能使我完全经受得了!只有忘我地痛饮方可消解心中之愁苦,才能慰藉胸中块垒,因为方寸之间,悲情缠绵无尽。

可是又有谁知我今夜酒醒时,会身在何处呢? 怕是能使我清醒的是只有依依垂垂的杨柳岸边,独自面对凄厉阴冷的晨风和昏暗黎明的点点残月了吧。我默默无语地苦笑着,苦闷的心情有谁能知晓?

我这匆匆一去,到了江南,定是长年相别,难以相见,长期和我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也渐渐料想到了,即使再次遇到艳阳高照,万里无云,莺歌燕舞的美好天气,杨柳依依,鸟语花香,水光潋滟,山色空蒙的秀丽风景时,也会渐渐觉得这一切都是形同虚设罢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不能和相爱的人一起欣赏与品鉴。即使有满心的深厚情意,可是又再同谁去一点点诉说呢?

文 | 三度青舟

品读更多经典诗词、音频、美图与美文,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唐诗宋词品读

很高兴能够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与你相识。每天推送经典诗词、音频、美图与国学品读,让我们在这浮躁的年代,静下心来,和三度一起品读鉴赏那些快被时光遗忘的诗词文化,修身养性,传承经典,约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