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山水诗为什么多为五言?| 【来写诗吧】

来写诗吧

“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

山水诗为什么多为五言?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鸟鸣涧》),“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居秋暝》),“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竹里馆》)。从小到大,我们读过不少山水田园诗,但不知你有没有意识到,很多山水田园诗都是用五言写成的。

我们先用数据说话,在王维、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陆游这六位诗人的集子里,我们抽出其中的山水田园诗做了统计,结果如下:

很明显,无论作家擅长的题材、诗体,乃至创作总量上如何不同,用五言写作山水田园诗是他们共同的选择。特别是陆游,他本来以写作七律见长,《剑南诗稿》中三分之一的诗体都是七律,但是一旦进入山水田园诗的创作,五律还是高于七律,可见这是一种有意识的选择。那么这是为什么呢?山水诗中有哪些诗意的密码呢?

色彩

苏轼尝言:“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其一)就山水诗而言,诗与画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而不同于花鸟、人物绘画,山水画的画面中几乎绝少使用其他颜料,而是通过墨的浓淡(焦、浓、重、淡、清)差异来区分画面的光影、色彩与层次,天地之间唯此一黑一白的阴阳交互,形成一种简化到极致的绘画形态,这才符合中国文人对山水自然的认识。而这种传统形诸诗歌,就表现在诗歌色彩的高度“清”化。

如何在诗歌中实现画面的“清”呢?诗歌作为一种语言艺术,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词汇、句法的安排来调整诗意。从语法层面来说,典型的五言诗是使用主谓宾的构句法,或者直接以定中短语成句,由于字数的限制,句法结构相对简单。简单句在调动感觉神经方面能力比较有限,而无色或淡色正好是“清”的色调,“清”本来就不需要太多的描绘,这与五言句的语言能力配合得很自然,例如:

诗意中的清新风格正是这种透明、超脱而单薄的审美意境的表现。考察上述诗句,它们都很少具体颜色的描写,而常用“”、“”、“”、“”、“”这样的词汇,诗歌意在展现一种清淡的、细微的场景,而尽可能不去调动读者丰富的感觉体验。而语言上像“寒山转苍翠”、“野水漱寒沙”这样的主谓宾形式的简单句在这类诗歌中经常出现,这种简单句就没有给修饰性的形容词与副词留下空间,所以也不容易进行细致亮丽的描写,它们往往都是粗线条的描述,这也利于构建“清”的审美意象。

反观一些七言句,在写景时就往往能带来眼前一亮的感觉,例如: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韩愈《题张十一旅舍三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