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十年抽象文献研究 | 张朝晖:从最单纯的角度看有没有新的可能性

张朝晖

ZHANGZHAOHUI

视觉艺术家、当代艺术研究者,

于南开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

巴德学院(纽约)

广泛研习古今艺术历史、理论和实践,

曾在中国美术馆任职八年,

出版中英文艺术著作、译著和文集十余种、参展百余次

前 言

2015

张朝晖:用作品触动到人心中最本质的地方

(发表于《库艺术》第46期 “抽象之外的抽象”专题)

库艺术=KU:您以水墨为承载,呈现感性与柔和的同时,也具备抽象的理性与严格,我认为,这与中国传统哲学观对待自然的态度有着某些方面的契合。而您又是如何在突破了传统水墨表现与概念边界的同时,找到这样的一条创作道路的?

张朝晖=Z:水墨作为一种材料,过去人们常常局限在既定思维模式中理解它、对待它,很少真正用一颗探索的心,去发掘它本身便具备着的各种潜能。我一直认为自己和这种材质(水、墨、宣纸)之间,是一种对等的关系,我只是和它们相互碰撞,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地发现它们的灵性,最终才呈现了如今的画面。这就跟古人与自然对话,而产生诗的道理是一样的。实际上,并不是我找到了这样的一条路,而是两者的相遇和邂逅。

KU:这似乎也与古人所谓的格物致知、即器见道,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契合:形而下之器,在中国的哲学观念中,一直都是接近形而上之道的最重要,甚至于唯一的通道。这也正是“天人合一”“以物观物”等等中国文化最为核心的理念诞生的基础。而这似乎也很好地解释了您能够在作品中将抽象的理性与一种东方式的感性因素相结合的原因所在?

Z:艺术更是如此,我一直相信,媒介也有其自身潜在的观念,而这个观念是流动的,也是生长的,当我能够用一种开放的心境,去探索它们的时候,它们总会带给我们新的惊喜。

面对着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的自然,我们人类的历史与之相比,实在是太过渺小了,我们应该意识到,人类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变过世界,我们只是不断地发现了世界。而作为艺术家,我只是想用自己的作品,去触动到人心中最为本质的地方,进而,能够让我们对于自己所生活的自然和宇宙有所反思和感悟。

矩阵系列01 136cm×96cm 宣纸水墨 2012

2016

张朝晖:寻找极简主义嫁接水墨本体的可能性

(发表于《库艺术》第53期 “心与手”专题)

KU: 您是如何找到了水墨语言和极简艺术之间发生关系的方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