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吴侬”真的自古以来“软语”吗?

文丨卫子豪

来源丨澎湃新闻

一提到“江南”,首先让人们想起的无非小桥玲珑、粉墙黛瓦、封火山墙、吴侬软语。除却前三者和风景相关的,“吴侬软语”这一条堪堪是关乎地域文化的载体之一——方言的。“醉里吴音相媚好”,这一刻板印象长久以来已深入人心。

然而,所谓“吴侬软语”,不过是个近代以来兴起的新概念。

和“吴侬软语”直接相关的文献记录,最早出现在清末吴趼人的讽刺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该书第七十六回说道:“他们叫来侍酒的,都是南班子的人,一时燕语莺声,尽都是吴侬娇语。”且用的形式是“吴侬娇语”,而非“吴侬软语”。宽泛来说,“吴侬软语”一词的诞生不过才区区一百多年。

而且,和刻板印象不同,“吴侬软语”的覆盖面并不涵盖整个吴语区,而往往特指近现代苏州方言。郑振铎在《苏州赞歌》写道:“吴侬软语的苏州人民,看起来好象很温和,但往往是站在斗争的最前线。”

根据吴语地区居民的观感,同属北部吴语的宁波话就以“石骨铁硬”著称,丝毫不见其“软糯”。其他诸如常州话、上海话、绍兴话等,当地居民也不认为自己说话“软糯”。“软糯”的资格似乎向来是苏州话的专属。

一般来说,造成苏州话“软糯”听感的原因是其效摄的独特元音以及其连读标调的婉转动听。

所谓“效摄”,是一个音韵学术语,约略可以等同于普通话中除去古代入声韵来源剩余的ao, iao两韵字。这一类韵母,在苏州周边的方言里,如常州话,就读得如同普通话的ao,而在上海话、绍兴话和宁波话等方言中,则读得类似于普通话的o。

苏州话却别具一格。效摄在苏州话中念得如同英语中apple的a一般的元音,国际音标记作/æ/。这一元音既前且低还不圆脣,跟北部吴语主流把这一摄的元音念成一个既后且高又圆脣的元音形成了鲜明对比。

但苏州话的这一特点来得并不久远。不久前,苏州话的效摄还跟其他北部吴语地方一样念得后、高、圆脣。至今苏州的传统曲艺弹词和评话里,效摄还时常念作和今日常州话一样的/ɐu/而非/æ/。

苏州话之所以变得如此与众不同,是因为相对于其他北部吴语方言,其效摄走上了不同的音变道路。苏州及其周边的无锡、吴江,效摄走的是脱落韵尾-u的音变路子,亦即/ɐu//ɐ/,其他北部吴语走的是a+uo的复合元音中和的音变路子。

上个世纪初甫一发生这一音变,苏州城的女性仍觉得这一发音不够动听,和他处人对苏州温润如玉的刻板印象不符,于是把舌位前移,形成了读/æ/的性别变体。这一语音特征正是苏州话被视为“软”的最根本因素,后来逐渐成为了苏州话的代表性特征。如今,在老苏州话中几乎绝迹的效摄男性变体/ɐ/却还存在于无锡话中,吴江话则更进一步,/ɐ/变成了/a/。而吴江话的效摄却时常成为其被周围吴语区人视作土气的嘲讽对象。甚至不用远至吴江,苏州城东南七里的“大荡里”由于感染了这一音变,而连读变调的起伏比苏州城内更加剧烈,已经固定成为了评弹中用来“噱”的典型乡下口音代表。可见,音变细节的精准是多么重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