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现代彩票三十年】繁荣之下需反思

告别野蛮生长

观察彩票行业的发展,有时会不由自主地陷入一种复杂情绪。三十年来,彩票从改革初期的一无所有,到2016年近4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年贡献1000亿元的公益金,其对福利、公益事业的巨大贡献都证明了当初抉择的明智。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媒体、公众、专家,似乎总置事实于漠然,总是质疑不断。加之铁腕反腐下,业内状况偶出,观察者发现大众津津乐道的也多是彩票的不是。从这一点看,结果似乎背离了预期。

从1987至2017,我国现代彩票进入了第三十个年头。从入市之初摸着石头过河,不断试错,到《彩票管理条例》出台,或许理性观察、客观评估彩票这三十年的发展,更应该关注决策程序的对错,而非结果的好坏和偶发的个案。多年来的成绩一目了然,我在此不做赘述了,只对三十年来的长短得失做一些反思。回顾、事后分析或有「马后炮」的嫌疑,但只要避开倒果为因的主观判断,至少能够厘清一些事实的脉络。

「野蛮生长」的实质

有一种说法称中国现代彩票三十年的发展历程为野蛮生长。对于野蛮生长,我想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市场基础旺盛,虽经营粗放,仍硕果累累;二是市场规则缺失,经营者蛮横毁坏市场基础。经营主体与市场客体二者关系之不甚和谐,恐怕才是一些观察者把我国彩票事业冠之以野蛮生长的背景。

实质一:市场本身的需求客观而真实。任一行业置身于国内市场,都有巨大的需求支撑,这显然是事实。更何况,改革开放前,国人博彩娱乐的需求一直是被压抑的。有统计说中国有近3亿购彩者,按人均可支配收入2万元,5%用于彩票消费计算,市场规模为3000亿元,按专家指标LDI0.5计算,2016年市场规模超过3700亿元。

这些数据分析虽然粗放,但至少从某一方面说明,当下4000亿左右的市场规模其实并不是人为吹起来的泡沫。这种娱乐需求可以被压抑,但很难被消灭,不以国家合法的彩票去消化这种需求,就会转移到其他形式的存在上。这对业内决策其实是一种警醒,当下的市场规模不是我们一定做得有多么优秀,而是本来中国彩票就处在一个平台上。或许我们某些决策不是没有促进市场发展,而是压制了市场。

实质二:追逐销量的欲望一直丰满。三十年来,对彩票销量的质疑和争议就没有停过,外界一直诟病发行机构,认为追逐销量是一切恶之源头。争论源头,倒不如看看源头的成因。彩票发行机构从一开始就被定义为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一方面,没有销量就没有机构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投注终端依靠比例分成取得佣金,没有销量一样不能存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