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她画中的“娇弱”让香奈儿不愿买单,但让毕加索等人兴奋不已

生活馆新品上线

扫文末二维码进店

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阿波利奈尔为情人玛丽·罗兰珊写的诗《蜜腊波桥》

玛丽·罗兰珊活耀于20世纪初期的的一位艺术家。在男性主导的艺术界中,女性多以交际花和模特的身份登场的时代,而她却用个人独特的绘画风格在立体派和野兽派前坚持自我,用魅力让一群大师们甘愿在其石榴裙下,用自身美学逃脱与两次世界大战。

年迈的玛丽·罗兰珊

对于罗兰珊这个名字,即使现在美术学院的师生对其的认知度也不是很高。但谈到在他身边的那一群男人个个如雷贯耳——毕加索、布拉克、马蒂斯、藤田嗣治、莫迪里阿尼。被这群精英誉为“牝鹿”的罗兰珊,曾对自己的一生这样写到:“爱慕奢华,生在巴黎三生有幸;不喜欢闲聊责骂和恭维;吃得快,走得快,但作画很慢。”这如同其人生标签,在那个繁华多彩战斗纷争的年代,她用这种方式无止境的绽放其生命光彩。

罗兰珊与学生们,1932

1904年,法国艺术界正在迎来巨变,而21岁的外省姑娘玛丽·罗兰珊,终于如愿进入巴黎的安贝尔学院(Academie Humbert)学习传统绘画,目标是成为职业画家,此前的三年间,她是一名在陶瓷工厂描画瓷器的画工。

《阿波利奈尔与他的朋友们》,罗兰珊,1909。从左至右:“美惠三女神”(格特鲁德·斯泰因,费尔南多·奥利维尔,身份不明的金发女子)、阿波利奈尔、毕加索、玛格丽特·吉利特、诗人莫里斯·克勒穆尼茨。蓝衣女子为罗兰珊。

在安贝尔学院,罗兰珊结识了“洗衣船”的毕加索,布拉克与诗人阿波利纳尔等人。并在这些人的熏陶下,一改此前在安贝尔学院习得的传统画风,开始用独特而柔美的女性手法创作立体派作品:早期的作品里厚重的边界线条、块面式的转折、平涂的体积处理,明显受到毕加索和布拉克的影响,而画作中的蓝和粉,几乎就是从毕加索的画作中蘸取的。

罗兰珊向毕加索取经

罗兰珊向莫迪里阿尼取经

她画自己,画爱人阿波利纳尔,画亲密的朋友们:毕加索,布拉克,费尔南特,斯泰因……罗兰珊成为阿波利纳尔的缪斯女神,在阿波利纳尔的《醇酒集》中,占去了半册诗集的“玛丽组诗”,都是他为罗兰珊所作。

这个浪子以无限的赞誉回报罗兰珊,在他的重要艺术评论中,不遗余力地推介爱人的作品:“她毫无男性的缺点,又最大限度的具备女性的长处……”;“比起其他从事造型艺术的女性来,她的艺术多了几分男性化。这种理想的雄健结合一种优美,是在别处可能找不到的一种魅力。”“……朴实坚定而大胆,在优美和清雅方面,可以得到最高评价,至于表现出来的审美情趣,在我看来,也只有毕加索可与之媲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