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瑞象视点】上海摄影人 | 支抗的夜上海掠影

文/林路

支抗,1956年出生于上海,1973年开始从事摄影工作,是上海摄影界资深的摄影人,尤其是当年的传统暗房技术,在上海摄影界可以说是首屈一指。1986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以后,一直游离于所谓的专业摄影圈内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为摄影朋友提供专业的服务,至今不改初衷。前些年在上海黄浦区工人文化宫举办的《上海·夜场》,让我们对支抗的摄影风格有了深入的了解,尤其是他对夜上海的情有独钟——

支抗——夜上海

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我们之间没有延伸的关系/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只在黎明混着夜色时/才有浅浅重叠的片刻/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无法想象对方的世界/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

白天不懂夜的黑?未必!其实早些年,我就将支抗的夜上海和另一位上海摄影家拍摄的白天的上海并置,并且将这些画面交错在一起看的时候,上海作为一个闻名世界的都市,白天和黑夜以彼此交融和对立的姿态,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联想。上海的白天就像是一出白色的正剧夹杂着淡淡的忧伤,而上海的黑夜则如同一出黑色的杂剧融入了浅浅的期望——两位摄影家的镜头淡出淡入,上海的故事也就有了全新的版本。

支抗——夜上海

其实都市摄影是一个太大的话题,却又是摄影人所无法回避的话题。顾铮就曾说过:“城市是我最关注的题材,摄影天然就是一种都市的表现媒介。我不反对一些摄影师去边寨或异国他乡采风,寻找灵感,但那只是一种暂时的新鲜感。如果能在长期生活的城市中找到新鲜视角,在麻木和熟悉中能寻找到灵感和惊喜,那是更高的一种修养。”阅读支抗对上海这座和他生活休戚与共的城市留下的影像时,突然发现,尽管他和另外一为摄影人的拍摄时段有着天壤之别,但是他们对人生的态度却有许多共同之处。区别在于:支抗以相对安静的姿态徘徊在夜色的街头,不露声色地和那些路人和灯光对话,但是微单相机特殊曝光所留下的超现实主义虚影,却带来了莫名的动感,令人“心慌”。正如查尔斯•波德莱尔在1863年的散文《现代生活的画家》中所说:“短暂而永恒,变化无常而难以捕捉,偶然性和意外性”,并且将街头的行人称之为“城市街头的绅士流浪者”,从而将自己都市人的身份认证,也一起融入其中。

支抗——夜上海

这一次,将自己定位成一个布满好奇心和索求精力的上海都会影像记实者的支抗,更是独立以“夜”为题,出没于申城夜晚的街市商人街巷,以潜行者的目光捕获陌头夜色,不露神色地与都会对话。他的视线,将夜上海那种风情万种、古典和现代相融、时尚与情调交错的最美风情一览无余。支抗从大批的图片中精选了60幅曲直短长照片举行小我私家铺,向各人铺示了内心“喜欢上海的理由”。的确,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都市进程和都市摄影是一个全方位的互动关系——都市的现代化进程唤醒了无数摄影家沉睡的心灵,这些摄影家在无数瞬间所做出的回应,也为都市的进展提供了不可或缺的范本,不管你的镜头指向白天还是黑夜——你应该懂得我伤悲/像白天读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懂得那月亮的盈缺……请原谅我将歌词改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