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火爆新书】1994年约100万人遭遇屠杀,你不了解的卢旺达大屠杀史

讲述卢旺达19~21世纪的历史发展,

侧重于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前后的历史。

堪称当代研究卢旺达历史与大屠杀研究的经典之

先后出了7版。

《卢旺达危机:大屠杀史》

定价:119.00

出版时间:2017年6月

I S B N :978-7-5203-0198-5

被殖民者反对殖民者的最后战斗,往往就是被殖民者互相间的斗争。

——弗兰兹·法农(Frantz Fanon),《全世界受苦的人》(The Wretched of theEarth)

要研究大屠杀史,研究者首先就要在道义上做出基本选择。在一篇关于卢旺达大屠杀的文章中,著名的应急医疗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前主席罗尼·布劳曼(RonyBrauman)放弃了研究非洲内战的念头。这些内战残忍异常,肆虐于整个非洲大陆,从利比里亚到索马里,从苏丹南部地区到卢旺达。为什么放弃呢?因为“根据某种等级标准,将这些苦难分门别类毫无意义,几乎令人作呕。”作为一名学者,我能理解其感受,但不赞同其看法。人道主义救援人员可以原谅,因为他们已经厌倦了背后的情绪煽动与政治背景。在一个媒体以同样庸俗的口吻来报道大屠杀和性丑闻的世界,沉默是对受害者的最大尊重。这完全可以理解。问题是,与夺人眼球的媒体标题一样,这种诚实的、体面的做法,最终会让灾难说不清道不明,原本就模糊,现在就更混沌难辨。莎士比亚可以将玫瑰战争写成一部戏剧,但谣言和无知可能会将它变成一个讨人厌的、充斥着喧哗与骚动的故事,犹如出自白痴之口,毫无意义。

对逝者的尊重并不会妨碍分析其死因的努力。我们在卢旺达所看到的一切是一个历史事件,并不是生物灾难,也不是“自然的”兽性爆发。图西人和胡图人并不是上帝创造的冤家对头,也不会因为图西人高瘦、来自埃及,胡图人矮短、出生于基伍湖沿岸,互相间就要赶尽杀绝。卢旺达大屠杀有着复杂的根源,充斥着诸多的矛盾和残酷的命运交织。它有着爆发的突然性,也有着精神崩溃的时期。卢旺达大屠杀是一个进程的结果,而这个进程可以加以分析、研究和解释。犹如我们分析、研究和解释19世纪针对北美印第安人的大屠杀,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一样。

笔者认为,理解罹难者死因是对他们最好、最恰当的纪念。让罹难者尘封于历史,或任由宣传歪曲,或任由简单化的陈词滥调曲解,事实上是在帮助杀戮者,是对罹难者的不敬。人具有社会性,否认死亡的社会意义,等于在第二次杀人:第一次是在肉体上,第二次是在精神上。研究历史的目的,不是要告诉读者经验教训或对读者进行一次道德宣讲。然而,历史可以澄清真相。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曾告诉我们,恶是极其平庸的。然而,我们要理解恶的特质,剥离恶的情感冲击,追问恶的模糊性,看看那样的一个世界:杀戮者几乎与受害者一样绝望,真正的罪大恶极者却迅速地消隐在针对受害者的暴力中,而正是他们在理性的状态下实施了这一暴力。我希望如此能消除一种认识,即非洲是一片黑暗的大陆,狂躁的野蛮人彼此攻击,以此来填补非洲黑暗而又苍白的历史。如果这本书能消解部分这样的认识(甚至已经悄悄地进入“自由主义”思想的幽深处),那么这本书的主要目的就达到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