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吴际友:神秘“七处”的预审名探

新闻

调查

这里是“七里山21号”——济南刑警在线。

惊心动魄的侦破纪实,

铁骨柔情的硬汉风采,

科学现代的专业洞明。

在这里,深读“最安全的城市——济南”。

▲在吴际友看来,警察与罪犯之间,比抓捕更为重要的是教化。图为吴际友在泉城广场宣传点向民众普及法律知识。

从乡村教师、士兵、工人,再到公安干警,69岁的吴际友称自己社会角色占全了工农兵。从警20年,这位老刑警一直坚守自己对工作的激情和投入,在他看来,警察与罪犯之间,比抓捕更为重要的,是教化。

▲吴际友(中)与同事赴大连办案。

“进山”第一天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春风吹遍中国大地,在一片盎然的绿意春色下,很多阴暗的角落也滋生着腐朽的寄生虫,黄色录影带是其中之一。

“当时的高干子弟、少数有钱人家的子弟有机会踏足国外,偷偷带回黄色录影带,在朋友之间相互流传。”吴际友回忆,当时最常见的状态就是,三五对青年男女在一起互邀在家中跳“贴面舞”,甚至有的跳裸体舞。

“后来甚至发展到十几、二十几人,乃至几个单位互相串联,形成庞大的流氓团伙。”

吴际友的公安生涯就是从接手一起流氓团伙案开始的,那年他37岁,第一天到“七处”报到。

“七处”就是济南公安局预审处,以负责审理全市辖区范围内重特大刑事案件著称。这个神秘的地方“接待”的都是济南市的大案要案罪犯。这里汇集着济南公安的办案能手,档案室里列满无数的大案详情。社会不良分子把进“七处”称为“上山”,他们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上山”容易,“下山”难。一旦“上了山”,就意味着“他们的脑袋长得不结实了”。

吴际友在这个“山门”还没站稳,领导就给他入门后的第一项办案任务,“你去查一下这条线索。”当天下午,吴际友直奔济南某人造毛皮厂,追查王某——一女性流氓团伙成员。

“我们将这个女孩带到厂里的保卫科,进行盘问。”开始,王某拒绝透露任何情况。“这个可以理解,毕竟不是光彩的事情。但是我们把侯某说出来的时候,这个女孩开始动摇了。”

侯某是王某所在流氓团伙的“头子”,整个团伙290余人,平时闲暇,会到各个厂子寻觅长得美貌的年轻女子,想方设法诱骗到团伙中,跳舞、娱乐甚至发生不正当关系。“进入团伙的人形形色色,除了工厂的职工,教师、医生、政府事业单位甚至还有公安干警。”

吴际友的特长是善于跟人沟通,按照他的话说,“这可能和我18岁时在村里的中心小学做的两年民办教师有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