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隽旸】 恐惧抑或默许? ——斯巴达战前海洋战略再考(479-431 B.C.)

【摘要】公元前475年的海洋战略辩论,勾勒出五十年期间斯巴达的雅典政策和海洋战略的基石,伊棠木战争前后雅典对斯巴达所形成的海上战略包围则表明斯巴达践行了其475年海权政策辩论的决议,对雅典权势扩张被动地表达了某种默许。由此,可以修正修昔底德论题:随着斯巴达与雅典在陆地与海洋形成分治格局,雅典海洋权势的增长并未引起斯巴达的恐惧。

一、修昔底德的论题与当代争论

1. 修昔底德论战争起因

对于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431-404 B.C.)的爆发原因,修昔底德在其史书第一卷有三次论述。第一次是在叙述埃皮丹努事件之前,[1]第二次是在第一次伯罗奔尼撒同盟大会的外交辩论之后,[2]第三次,在第二次伯罗奔尼撒同盟大会的作战决策之前。[3]

修昔底德的三次论断都是围绕同一个问题,战争爆发的原因。史家用“恐惧”与“被迫”这两个概念连结事态变更与政策制定:先有国际政治事态变更,继而针对新事态的恐惧产生,最后外交政策被迫作出。修昔底德用以论证这一论题的文本,主要是其史书第一卷中的“五十年叙事”部分。[4]

2. 没能被说服的读者和研究者

在战争起因这一问题上,修昔底德的论题及上述相关论述并没有完全说服他的所有读者,无论是其古代读者还是其现代读者。当然,我们可以轻易找出许多被修昔底德大致说服的人,如布索特、梅耶、贝洛赫等古典学大家。[5]但在未能被修昔底德完全说服的人当中,我们也可以轻易找到卡根等著名古典学家。[6]

3. 探索修昔底德的失误

为何修昔底德不能使我们完全信服?古典学家们发现,修昔底德论题及其论证在文本上、史实上都白璧微瑕。本文以修昔底德在三处与海洋战略有关的细节方面的遗漏、错误、混乱为文本起点,综合其他古代作家所提供的信息与现当代学者的研究,探究斯巴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的海洋战略概貌,以城邦之间的权力结构为线索,对与战前海洋权力格局相关的史实进行重新缀合,从国际政治权力结构中析出海陆分治格局这一子结构,从而说明,在希腊世界的海洋权力格局中,斯巴达人并没有对“雅典势力的日益增长”感到恐惧,要找到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须取别径。

二、恐惧的缺席:狄奥多罗斯史书所载475年海洋战略辩论

1.仅见于狄奥多罗斯史书的海洋战略辩论

公元前五世纪七十年代早中期,一场海洋战略辩论在斯巴达进行。这场辩论不见于修昔底德史书,也不见于其他任何古代文献,仅见于狄奥多罗斯史书。[7]这是针对是否要与雅典争夺制海权并启战的一次政策辩论,元老院与民众大会的结论都是不要与雅典争夺制海权,不要与雅典人作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