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诗经臆读二十二:铅华不可弃,莫是藁砧归

小雅·采绿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终朝采蓝,不盈一襜。五日为期,六日不詹。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钓,言纶之绳。

其钓维何?维鲂及鱮。维鲂及鱮,薄言观者。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终朝采蓝,不盈一襜。」两手曰匊,一匊就是一捧。襜是衣之前襟,可用来兜物。采绿、采蓝,采了一上午,结果还没采一捧,没采一兜儿,这是说采的很少。这两句和《周南·卷耳》中的:「采采卷耳,不盈顷筐。」意思是一样的。顷筐是浅筐,采卷耳,浅筐都没采满。这是因为身在此而心在彼,人虽在这采蓝采绿,但心思不在采蓝采绿上,走神了,神游万里。心有所思,念着未归之人。这种情形,「对酒当歌」,尚且「强乐还无味」,更何况是采蓝采绿之事,哪儿还有心思这在上呢。

「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女为悦己者容,所欢不在,也就「懒画娥眉倦整冠」了。「予发曲局」,头发都蓬乱弯曲了。头发自来都是以直为美,《小雅·都人士》云:「彼君子女,绸直如发。」《鄘风·君子偕老》云:「鬒发如云」头发又直又稠才好。如今「予发曲局」,可真是「为伊消得人憔悴」了。通过头发的蓬乱来表达憔悴,《卫风·伯兮》云:「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自从你走后,头发乱的像杂草。是没有洗头的膏沐吗?不是的。「谁适为容」,打扮了给谁看啊。心上人不在身边,似乎整个生活就失去了意义,做什么都没意思,提不起趣味来。这种百无聊赖,自己都懒得梳洗了,何况其他事呢。

《伯兮》言「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她知道自己头发乱,但没心思梳洗。写相思之憔悴,一沉到底。而《采绿》在「予发曲局」后接以「薄言归沐」,要回家洗头了。「予发曲局」是平日心思不在而憔悴之表现,在这个过程中,女子是不觉的。不知不觉,头发就蓬乱了,都没注意到。如今突然发现,原来头发都乱成这样了,赶紧回家洗头去,因为怕爱人突然回来,见到了自己这蓬头垢面的样子。贺贻孙《诗触》云:「此时遥揣君子将还,故膏沐以待耳。」要让爱人见到自己仍是美丽的样子。全德舆《玉台体》诗云:「铅华不可弃,莫是藁砧归。」其意与此正同。

「五日为期,六日不詹。」当时初读此句时,不觉失笑。说好的五天回来,六天了都还没回。这才几天,也值当的「予发曲局」。《伯兮》之「首如飞蓬」,人家是一去若干年呢。古人有与我所见同者,于是在「五日」「六日」的解释上,给加长了时间。郑笺曰:「五日、六日者,五月之日,六月之日也。期五月而归,今六月犹不至,是以忧思。」并不知分别多久,只知道是约好五月回来,如今到六月了人还没回。贺贻孙云:「逾五日而不至,又是六日矣,况六日又不詹。」这是说先逾期了五天,又逾期了六天,人还没回。这种解释都是从逾期而言,不言其分别时日,而言超过了约定的归期。这就拉长了离别时间和逾期的时间。「予发曲局」之忧思也就更合理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