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林徽因的三重茶味

齐耳短发,没膝裙子

轻逸,秀美

一帧黑白剪影

我走动的时,她几乎要走来

黑底白字

字是一个个镂空的影子

映着西湖灰白的水光

跳跃的雨光

她就是,林徽因

在我看来,林徽因的文字和生活里,有三重茶味。

林徽因写茶的文字不多,专门谈茶的似乎没有,不过她在自己的文字里,一丝一缕地呈上茶香,这是第一重茶味,清淡曼妙。

短篇小说《模影零篇——钟绿》里,有一段写“我”用家乡寄来的茶,招待突如其来的美人钟绿:

我的小铜壶里本来烧着茶,我便倒出一杯地给她。这回她却怔了说:“真想不到这个时候有人给我茶喝,我这回真的走到中国了。”我笑了说:“百罗告诉我你喜欢到井里汲水,好,我就喜欢泡茶。各人有她传统的嗜好,不容易改掉。”就在那时候,她的双唇微微地一抿,像朵花,由含苞到开放,毫无痕迹地轻轻张开,露出那一排贝壳般的牙齿……

这里有几层意思,茶代表着中国的礼仪,也是海外学子化解乡愁的妙物,所以钟绿喝到中国茶就说是“真的走到中国了”。二是喝茶一旦成为一种习惯,就很难改掉。第三,喝茶的女子很优雅,很美。

1937年1月,林徽因发表在《大公报》的短诗《静坐》,茶是一份静美的诗意,是止息与转折,也是余音未了——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

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

在午后的窗前托过一笔画;

寒里日光淡了,渐斜……

就是那样地,

像待客人说话,

我在静沉重默啜着茶。

16岁,是林徽因人生重要的转折点。1920年春天,父亲林长民赴英国讲学,林徽因随父去英国就读,之后去巴黎、日内瓦、罗马、法兰克福、柏林等地旅行。异国他乡的湖光山色中,林徽因对世界各地的建筑产生兴趣,并立下志向。同时,在英国一年多的时间里,她饱读西方文学名著,在午后茶聚中,与父亲的挚友、后来的追慕者徐志摩聊天交流,遇会不乏剑桥、牛津的中国留学生等人,视野大开,习惯并认同了下午茶的生活方式,也慢慢形成了自己的做事风格。

比如值得一提的是,1924年4、5月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久的泰戈尔访问中国,林徽因积极参与,比如25日,她与梁启超、林长民、胡适等一起陪同泰戈尔游览北海,参观松坡图书馆,又赴静心斋茶会。她还与丁西林、胡适等人陪同参加了凌叔华在私宅举办的欢迎泰戈尔家庭茶会。这里,林徽因显露出不凡的口才和交际能力,同时我们也能一窥民国接人待物的礼仪,茶会便是代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