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文艺兵制度该不该废除?

论辩天下
2017-07-31
+关注

今年是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朱日和基地的阅兵仪式举国振奋的同时,在另一个舞台,解放军部队各文工团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庆祝建军90周年。近一个世纪一路征程走来,文工团一直伴随着解放军左右,为军队振奋精神、鼓舞士气。然而,在当今的和平年代,中国军队应不应该保留文艺团体,这个话题议论了很多年。随着新一轮军改的深入推进,再次引发大众对中国文艺兵制度的存废之争。如今在建军90周年之际,不妨再回头看看文艺兵。

中国文艺兵制度在历史上的作用,恐怕没有人能够否认或者抹杀。在传媒资讯不发达的过去,文艺兵的存在,极大地丰富了原本枯燥无味的军营生活,也鼓舞了军队的斗志、提高了部队士气。一曲《英雄赞歌》,激起了多少报效祖国的壮志!而一首《小白杨》,更是唱到了成千上万戍边战士内心深处!还有《血染的风采》,不仅抚慰了无数英勇作战军人的心灵,更是传唱大江南北!可以说,过去,不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军时期,文艺兵在宣传鼓动、振奋军威、活跃部队业余文化生活方面,都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而这也正是文艺兵制度存在的最大价值。

展开剩余82%

然而,进入新世纪,随着各种传播媒介日益发达,文艺兵制度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成为越来越富有争议性的话题。支持裁撤文艺兵的人看来,在娱乐业日益发达的今天,文艺兵制度的“劳军”功能,显然可以被更多途径所替代,比如借力外部演艺市场,以及军队内部普通士兵自产自销。然而,这个观点显然忽略了一点,就是军队作为特殊的职业,在专业分工和保密要求上,都有严格的规定。

从专业分工来看,靠挖掘一线作战部队内部潜力,来替代文艺兵的作用,显然有些得不偿失。毕竟,军队的首要任务仍然是作战备训。而如果将本就不富余的精力再花在内部文艺潜力的挖掘,是否会对更加重要的作战备训工作造成冲击?

另外,从保密要求来看,单纯借力民间演艺市场,也是不可取的。诚然,有些地方常常会组织一些演艺人员到军队进行劳军演出,但基本属于“蜻蜓点水”,特别是不会深入海边防部队以及一些保密单位。因为深入这些单位演出,常常需要长时间、大范围的行动,这不但增加了民间演艺团队的演出成本,更大大提高了保密工作的难度。可是,由于条件艰苦等原因,这些单位又比一般的军队单位,更加需要定期的劳军演出,以提振他们的士气。这时候,相比于那些民间演艺团队,文艺兵们,显然是更加可以依靠的劳军力量。

至于那些认为文艺兵制度的存在,浪费了大量军费,甚至延缓了我军现代化进程的观点,更是无稽之谈。是否浪费军费,要看这项制度的存在,是得大于失还是得不偿失。正如前文所述,在娱乐产业高度发达的今天,文艺兵的“劳军”价值仍然存在,甚至在某些时候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这方面,不仅是中国,即使是精神力量主要来自宗教指引和职业精神的美国军队,也出于劳军的需要,仍然保留有一定比例的文艺单位。据美国媒体报道,每一年,美国军队花在军乐团上的费用,甚至高达5亿美元。这笔费用高吗?显然不高。因为金钱可以买来好枪好炮,但是却买不来一线作战部队的士气。另外,部队文艺团体的存在,对于展现一支军队对外良好形象,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正是基于这些考虑,在美国这样一个纳税人意识如此强的公民社会,才会容忍美军“滥花”纳税人5亿美金,来养一支专业的部队文艺团体。

文艺兵有其存在的价值,无需对其进行制度性的颠覆。但是,在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不断深入的今天,文艺兵制度也需要进行一些外科手术式的改革,尤其是当前的准入制度必须做出改变。

当前,文艺兵的招录渠道,主要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部队院校文艺专业毕业生,二是选拔普通士兵中有文艺才能的人,第三则是将社会上有知名度的演艺人员特招入伍。而最受人诟病的,也是目前这种特招的模式。因为特招模式下突击入伍的演艺明星们,本身没有受过系统专业的部队训练,很难像管理一般军人一样,对其进行管理。而这些“住千万豪宅、开百万豪车、要天价出场费”的明星们在乎的,也仅仅只是那一身军服带来的种种便利。在这种情况下,部队文工团与明星之间,往往会达成一种不可明说的默契:即没有慰问演出任务时,特招入伍的明星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安排。这样,虽然表面上满足了部队慰问演出的需要,但是,管理上的松懈,往往会带来很多的问题,比如网上曾经爆出的开豪车挂军牌、军容不整、形象不佳等等。这些问题的出现,不仅给明星身上的军绿色抹了黑,也让社会上一些人将个人的负面新闻上升到对整个军队文艺兵制度的评判上。

因此,必须取消目前的特招模式,或者,至少要严格控制特招的规模和人数,并对已特招的明星进行必要的军事训练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以进一步净化我军文艺工作者队伍,重新在群众中树立起文艺兵制度的良好形象。

另外,中国正在进入公民社会,民众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能力不断提升。与此同时,随着社会宽容度的提高,加上网络的发达,往往会把对文艺兵制度的微小质疑给无限放大。比如大众对“文艺将军”的批评,就经历了从小范围质疑到无限扩大化的过程。而之所以谣言得以扩大化,显然是因为民众对军队体制的误解得不到合理又及时的解释所造成的。这反映出我们军队在如何应对舆论危机方面缺少经验。因此,我们军队的宣传部门,应该转变过去那种填鸭子式宣传方式,在危机公关中化被动为主动,以群众更加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对军队内部的一些非涉密内容,比如一般的体制、机制和日常运作模式等进行全方位的宣传和多维度的覆盖。只有让常识被主流社会所接受,谣言才会不攻自破。

文艺兵制度被妖魔化的背后,反映出来的,其实是民众对军队腐败的不满。当然,文艺兵的存在与否,与军队当前的一些腐败现象,并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也不是说废除了文艺兵制度,就能消灭军队的腐败。但是,反过来我们也要看到,这种质疑,也不全是空穴来风。因为文艺兵的特殊性,让它往往成为腐败的高发区和滋生温床。因此,在加强对军队文艺工作者教育和管理的同时,也应该继续加大军队反腐的力度,从制度层面上根除军队腐败的土壤。

当前文艺兵制度确实存在着不少问题,但这些不是我们妖魔化文艺兵队伍的理由。在新一轮军改中,文艺兵应该认清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使命,自觉将自身制度改革与军队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的大环境联系在一起,用铁的纪律和手腕来推动军队文艺工作管理体制改革,从而让文艺工作者,在新时期强军之路上换发新的光彩!

原创:论辩天下(微信号lunbtx

战斧导弹的前世今生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