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TO北京事儿丨画说北京话

味儿事儿

对话设计/黄哲插图/叶金碧

甲:原以为也就咱内地的不法商贩脏心烂肺,如今连港台食品也味儿事儿了。这还能吃啥啊!

乙:没料想伟大祖国在地沟油事业上先实现和平统一了。这就是学好难,学坏容易着呢!

这“味儿事儿”是个什么事儿?简言之,不地道、不怎么样的事儿,和“汤事儿”算是近义词,但后者更强调其敷衍了事、质量差。前者则偏重事情的性质有点恶心,即“不是味儿”。而往往被称为“味儿事儿”的主儿,还不是一眼看上去就烂泥糊不上墙的,多指原来或者本以为还不错、结果发现“敢情怎么这样呢”,相当于品性“变味儿”了。

这还得从北京话里的“味儿”说起。单说“味儿”用做名词一般是中性,做形容词就指的是臭味,或者由于腐败变质而变味儿了。那这导致味儿事儿的罪魁祸首、最初的“味源”在哪儿?细究起来实在是不登大雅之堂。老北京有句歇后语,听了您就明白了:尿尿闻手——味儿事儿。那可不又不地道还有点恶心嘛。敢情这味儿事儿和吊儿郎当、来劲一样,都是被历史的长河洗白了“活在裆下”的脏贱身份,最终转正进入北京的平常语境。

平地抠饼

对话设计 黄哲 绘画 叶金碧

甲:老话说富不过三代。现在可好,老子们负责平地扣饼,“二代”们负责坑爹!

乙:老话说养不教父之过。你倒是不让他吃平地扣饼的苦,惯出祸来就得炮局里补课喽!

长期以来,咱们国家有个基本国策:自力更生、艰苦创业。这也能翻译成老北京话?这个可以有——平地抠饼。这典故出自旧时天桥艺人,绝大部分从业人员出身贫苦,一开始谁有资格进剧场啊,都是捡块平地上,拿滑石粉画一个大饼状的圆,就当自己的场子。演员在里头表演,演完了,“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演员本人乃至一家老小的窝头饼子,就这么五分一毛地生抠出来的。这词既形象地表达了自食其力的性质,又点出了艰苦创业的不易,后来也被引申到各行各业的白手起家。

本来这句话是八个字:平地抠饼,对面拿贼。如今后半句大多数人很少用了。其实逻辑顺理成章:你能平地抠出饼来,得有“对面拿贼”的本事——你若没真功夫?就只能背后使绊或搬救兵了。没机会吃父辈平地抠饼的苦,甚至因余荫也没练出对面拿贼的本事,这恐怕就是二代们坑爹的病根所在。

打喜儿

文/十三妹 对话设计/黄哲 绘画/叶金碧

甲:当初为进公务员,你们老家儿可没少托人打喜儿的,怎么说辞就辞了!

乙:这先阳光工资后群众路线的,如今所有打喜儿全去,没实惠了不如趁年轻拼拼。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