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驱赶美外交官 普京和特朗普从惺惺相惜到渐行渐远

文丨杨成(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俄罗斯对美国国会新近通过的打包制裁案无疑是十分不满的,但俄对这种异常骨感的现实并非毫无心理准备。只是相较于特朗普当选后俄罗斯国内一度占据绝对主流的乐观主义,当前的俄美关系现状完全超出了莫斯科最初的预期。当普京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亲自承认希望破灭的时候,俄美关系遵循常规逻辑进入惯有轨道的新常态就可以理解了。

改善对俄关系 特朗普有心无力

冷战结束以来的俄美关系经历了多次周期性变化,且往往呈现出高开低走的发展路径。在此意义上,作为反建制派、非传统政客的特朗普的横空出世不仅给美国国内政治带来了新动力,同时也为俄美关系的发展提供了不同的底色和空间。

对俄罗斯而言,传统上共和党是更容易打交道的对象。奥巴马当政八年,除初期曾试图重启俄美关系外,其余大部分时间俄美关系都是对抗大于对话,竞争多于合作。莫斯科当时极为担心对俄政策异常强硬的希拉里当选。因此,克里姆林宫对特朗普横空出世给俄美关系带来的新变数是有高度期待的,即希望奥巴马对俄强硬政策得到修正。

普京当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俄美关系三大议程,其中解决热点问题和有效应对全球挑战,实际上都是服务于走出危机的核心利益。俄罗斯精英阶层普遍的预期是,俄美关系在特朗普时期不仅可以正常化,甚至有望在承认俄作为对等伙伴的基础上再次“重启”。

可惜,这一战略预期很快就遇到了麻烦。特朗普执政一个月不到,其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就被迫去职,他的执政团队其他核心成员也饱受媒体乃至两党的广泛质疑。美前驻俄大使麦克福尔甚至第一时间在推特将特朗普团队涉嫌通俄事件定义为“普京门”,美媒体也重复了经典的导致尼克松最终黯然倒台的水门事件时的提问,凡此种种都标志着俄美关系的缓和与加强将受到强烈的掣肘。

此后,美国国务卿和俄罗斯外长在G20波恩外长会议期间实现了两国高层首次面对面接触,但也未取得突破性进展。俄罗斯越来越意识到,被普遍认为是利好因素的特朗普当选,虽然为俄美关系的改善创造了一定的有利条件,但这已被美国内强大的反俄排俄力量利用舆论的第四权力加以消解。

特朗普为解决自身困境,不得不使用弃子战略,在对俄外交话语上强硬的一面逐渐显现。他在竞选期间和执政初期都更多强调与俄就打击伊斯兰国开展合作,不提乌克兰危机,不提克里米亚归属等敏感问题,甚至一度派其顾问佩奇访俄传达有条件解除对俄制裁的信息,但随后都迫于国内政治环境的压力而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在北约峰会期间,特朗普已经使用“俄罗斯威胁”的话语要求其他成员国将其国防预算提高到GDP的2%。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