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音乐诗人歌里的上海 | 夫人歌单

天蓝色的小汽车在芦苇荡的单行道上一路向北,车后排坐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男人带着黑色的平沿帽,穿着蓝色长衫,手托着脑袋倚在车门上;女人挽着一丝不苟的发髻,妆容精致,珍珠耳环晃动着,她微微低头,看向窗外。

音乐声伴随画面响起,哀伤的钢琴和提琴声随着车子的晃动缓缓行进。

“The pathways were red the lanterns alive

犹记彤光满路 华灯初上

Diamonds adrift in the sky

夜空有钻石闪耀

You're standing here when I close my eyes

我合起眼 就在这里与你相望

This slumber leaves me blind

不过片刻黄粱 梦醒满目昏盲”

喜欢《罗曼蒂克消亡史》这部电影,最爱的就是这段音乐和这个画面。这个男人叫做渡部,是个日本人,入赘上海,给上海滩大亨陆先生做妹夫。这个女人叫小六,不甘寂寞的交际花,嫁给了陆先生的结拜大哥,却又和所演戏剧中的男主角勾搭,于是被遣出上海,一辈子不能回来。

所以就有了这一幕。Take me to Shanghai,满心的焦虑,不断地回头。哎,我的小六。

单行道遇上了运兵的大卡车,远光灯照得小六闭上了眼,天蓝色的小汽车后退到一个三岔口,运兵车开过来,小六扭头看运兵车,渡部扭头看小六。

后面的故事,渡部瞒着所有人把小六绑回了私宅地下室做了性奴,直到抗战结束前,陆先生才救出了小六,让小六亲手击毙渡部。

这段故事这段音乐的主题,大概就是飘摇时代里,飘摇上海滩中,一个飘摇的女人。

大概也只有上海的繁华与纷乱,自由与捆绑,才会诞生这样一个似是痴痴的小六吧。

《给我一个吻》大概是五十年代上海最为脍炙人口的歌曲,改编自英文歌曲《Seven Lonley Days》,爵士味十足。那时候的上海,有国际大都市之称,五光十色的歌舞厅和动感十足的爵士乐会所互相交错,正是音乐家和艺人的集中地。

当我们提到六十年前的中国,脑海里大概都是农田和身着深蓝色工服的人们,一片尚未开化的场面。但是如果提到六十年前的上海,我们脑海里确是香烟女郎海报,身着旗袍的曼妙女人,着绅装的男士,复古又贵气的城市,在夜里,在歌里活色生香,那样的画面,和爵士乐最配。

六十年前,就有这样的女人,大声地用歌声向心上人求爱。对旧中国的印象,大概女孩子给男孩子写情书也是十分大胆了,但是在上海,姑娘会完全敞开心扉,用最热情洋溢地方式向心爱的人索吻,表达钦慕,真是迷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