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投资炒金陷非法集资 老教授被迫卖房还高利贷

从投资理财产品,到抵押房产再投钱,到最后被迫卖房还高利贷,80岁老人李广顺(化名)的遭遇触目惊心,但比起那些丢掉唯一房屋流落街头的老人,李广顺还算幸运,一是自己还有一套住房栖身,二是虽然被迫卖房还债,但卖房是自己依市场价交易的,并非被高利贷公司贱卖。还掉高利贷,还有一些剩余,即便如此,他仍付出了300多万元的代价。

给孙辈攒钱掉进圈套

除了被迫卖掉的房子,李广顺还有一套房子,上周记者来到他和老伴的住处,家中摆设陈旧简陋,一台老旧的空调时好时坏,不断发生咔咔的声响,“我其实在经济上没有大需求,当年买刘金凤的理财产品,也仅希望给孙女和外孙攒点出国读书的钱。”

刘金凤,43岁,河北沧州人,初中文化,最初来北京做小买卖,后转行卖保险。2004年,从大学教授岗位退休的李广顺,认识了在小区摆摊的刘金凤,并先后从她手里买了三份分红保险,投入了50多万元。

2008年底,刘金凤突然上门找到李广顺,称自己已经不卖保险而炒黄金了。刘金凤自称去香港培训,并加入了香港一家理财公司:中国北方金银业有限公司。

“刘金凤很兴奋,说做黄金现货买卖行情很好,准能赚钱。”在刘金凤的再三劝说下,2009年初,李广顺将还未到期的分红保险卖掉,与刘金凤签订《借款协议书》,将50多万元全部投到了这家香港公司的理财项目,“其实就是委托刘金凤炒黄金,她每月固定给我返利2%,至于她怎么操作,我看不到也查不到。”

俩老人3年投了200万

李广顺并未将每个月的利息提出来,而是继续投进去算复利,其间,返利还算正常,至少在刘金凤给李广顺看的账面上是这样的。

“就像温水煮青蛙。”李广顺说,到2012年的时候,自己陆续投入了200多万元,这其中包含自己和老伴的退休金、银行存款,随着投资金额越来越大,李广顺心中起了波澜,“一开始是她求着我投钱,现在200多万都在她手里,她拿住我了。”

有次刘金凤兴奋地和李广顺说,“李老师,我发了,昨天赚了10万!”李广顺听罢,心中一紧,他小心地质问刘金凤,“小刘,你是债主还是财主啊?你手里的钱是你的还是别人的啊?”

危险的信号并不止这一个,李广顺还惊奇地发现,手上握着众人巨款的刘金凤竟然完全靠手写脑记账目,连最起码的EXCEL表格都不会用。教经济管理的李广顺担心不已,亲自教刘金凤如何记账,“但到最后她也没用。”

而通向悬崖的路远远没有结束,2012年5月,刘金凤再次登门,手里握着一张纸,她得意地告诉李广顺,“李老师,我升职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