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建构民族国家的双刃剑

刘波/文

国家是一个令人既熟悉又陌生的概念。它是历史实体还是法律实体?是完全客观的实在还是情感的承载者?尤其是在与被视为“想象的共同体”的民族联系起来的时候,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就中国而言,中国是一个现代的“民族-国家”,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抑或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是未来国家彻底消亡之前必须经历的一种状态?理解这些问题都需要来自域外的思想的激荡。郭忠华、郭台辉主编的《当代国家理论:基础与前沿》一书,试图在海量的国家理论文献中精选出一本反映当今国家理论最新态势的读本,可谓是一个理解国家概念与现状的利器。

国家理论浩如汪洋,不同理论对国家有完全不同的解释,比如,即使在新制度主义学派这一相对特定的流派里边,对于国家也有迥异的看法:公共选择学派把国家看作是“理性经济人”追求利益的结果,历史制度主义将国家视为对历史的“路径依赖”的结果,社会学制度主义将其看作特定“文化机制”的结果,话语制度主义将其看作通过“话语沟通”形成的结果。

这只是横向的多样性,再从纵向来看。在西方启蒙运动前后,对于国家的研究曾长期体现为以某种先定观念(如神话、伦理、哲学等)为基础的逻辑推演,“社会契约论”是这种研究方式的最高峰。但当一系列民族-国家在欧洲成形后,社会契约论的影响开始减弱,取而代之的是对国家的社会历史解释。在此期间,马克思、涂尔干、韦伯等思想家对民族-国家的起源、动力、问题和未来等提出了各自的解释,形成了影响后世的分析路径和理论体系。再后来,当两次世界大战在各大洲催生了一系列新的民族-国家后,国家理论进一步升级,对于国家的“实然”研究,越来越取代传统的“应然”想象,对国家的宏观描述也转为微观和中观研究。

要彻底理解如此浩繁的国家理论,势必需要一个纲目。本书的上篇以国家起源问题为起点,分别考察国家权利、国家与社会关系、国家成员身份、福利国家、军事暴力等方面,下篇则选编了新马克思主义、新制度主义、公共选择、后结构主义、女性主义、全球化等思潮对国家的阐释,可谓异彩纷呈,对国家理论呈现一种百科全书式的解读。当然,这些篇章只是提供思考的一个入口,其内里更有无限的纵深可以发掘。鉴于本书内容汪洋驳杂,笔者仅选择其中有关民族-国家、具有高度现实相关性的部分进行介绍和评价。

在民族国家的创建方式方面,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菲力浦·罗伊德的区隔制度理论认为,在群众中广泛散播的民族主义很少先于国家身份存在,而且通常不会先于获得独立主权而存在。仅在少数案例中,民族主义是在国家身份建构和国家独立之前出现的。更多的民族-国家建构的成功诉求,并不是因为广泛或强烈的大众民族主义的支持,而更经常的情况是,国家政权创造了民族和大众民族主义,而且这是发生在国家独立之后。先有国家构建,再有民族主义,这一理论具有颠覆性的意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