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随心构建书法“大我”世界——李义文先生书作赏析

数年前因为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李义文先生的书法作品,后来又几次读到,印象逐渐加深。李义文先生的书法作品从直观上感觉,是自然的,也是质朴的。当代流行书风之下,把字写到这样状态的毕竟还是不多。现在许多人的行草作品品相相对趋于华美流丽,写着写着就显得浮薄了一些。宋人王禹偁曾批评“乘笔多艳冶”,意即只注意外在之相,清人吴景旭也认为“后生好风花,老大即厌之”“绮丽风花,累其正气”,因为书法不是只从外表满足人的视觉的,更重要的是它的内在能否经得起咀嚼、玩味。

李义文先生多年来习古不泥,兼收并蓄。作品创作中,集众家之长,追求劲健中见娟秀,放达中显淑静的清朗书风。其作品清丽洒脱,神形俱佳。用笔劲健舒展,点画遒媚相生;结字欹侧多姿,造型玉质金相;章法疏密右致,通篇意韵生动。作品透出一股雄姿英发、神采飞扬的气质,既具有清逸典雅的魏晋风骨,又具旷达通透的时代情怀,给观者带来一种美的视觉享受。

李义文先生的行草颇让人喜爱,有“草贵流而畅”的审美和书法技巧。从行草作品看来,其对书法线条的感知能力正趋向于醇熟,作品的点画有力地将天地万物构思为头脑中的意向,这意向通过笔端流露在宣纸之上。这样的用笔点画,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书法用笔,直接过渡到书法整体的创作构思。显然,这更加考验对书法单字的结字能力和字与字之间的变化,也是书法整体素质的显现。

自然地书写是李义文先生一个很大的特点。“书写性”在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中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中国艺术,从书法,到绘画,乃至篆刻,无不强调“书写性”的重要,可以说把握住了“书写性”就等于抓住了中国艺术精神的核心。然而,在当代,作为书法本根的“书写性”却在书法创作中有所缺失和偏颇,走向泯灭心性地追求技巧的纯熟和平整工致的雕琢、修饰甚至制作的误区,颇有舍本求末之憾。在“书写性”普遍缺失的当下,李义文的书作却牢牢地把握住了这一精神核心。因而,李义文的作品有一种自然之趣,在魏晋风规之内,有一些诸如率意、信手、即兴的成份,有的作品看来不动声色信笔而走,不衫不履也自有一种风情,使人读罢,有水自流花自开的自在,而不是矜持的、用意的、用力的。

我以我笔写我心。书法家的创作情绪触发各各不同,有的书法家创作是为外界的,心机是外倾的,而李义文更多的则是自己内心的需要,有需要,才动笔。这样就使他的书写过程心无他顾,达到轻松和自然的状态。近年来书坛上的各种点缀添加越来越多,延伸到非创作的工艺手段以为时尚,而李义文的创作基本上持守于俭、简、净,我想,他是在用这种心法,随心挥洒每一件作品,尽心构建每一个书法的“大我”世界。(王玉龙)

李义文,字宗良,1955年生于山东省寿光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协会会员,寿光市书法家协会理事,寿光市文联会员,寿光市国学研究会副会长。

近年来成果丰硕,屡获全国大奖。著述有《书谱释读人语》《书法札记》。作品经常在《中国书画报》《羲之书画报》《青少年书画报》《老年教育》等报刊上发表。入编《中国当代人生格言》《中国书法家选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