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军事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精兵策(11)·海军大国不断探寻精兵之道

参考消息网7月31日报道(文/张炜石国进)20世纪90年代海湾战争展现的新军事革命迄今已过去近30年,但对海军建设转型及技术挑战产生的巨大势能犹存。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国际海洋安全环境进一步复杂化,令人瞠目的瞬息跃变不断打破常态,迫使世界各国海军努力跟进、调整和校准发展方向。其中,主要海军大国精兵之路的理性选择,值得研究和借鉴。

近年来,俄罗斯政府深入推进重振海军的大规模计划。图为2016年10月,“大诺夫哥罗德”号柴电潜艇交付俄联邦海军。(俄罗斯卫星社)

战略理性:定位战略目标和使命任务

随着近代工业化和世界市场的形成,以海洋为主要活动空间的海军崛起,马汉、科贝特以及冷战时期戈尔什科夫、莱曼等提出的海军战略理论相继问世,海军建设及运用日益成为战略理性的结果。冷战后,苏东剧变和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发展,近年亚太、北极、中东、欧洲一系列新问题的出现,对国际海上安全环境和海军建设方向选择形成重大挑战,世界各国海军,特别是大国海军都在进行高频度战略调整,不断完善精兵建设的顶层设计,演绎着空前的战略理性。

首先看美国海军。2001年9·11事件后,鉴于对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严重性的评估,美国海军重新使用“全球作战”概念,开展以“力量网络化”为基础的“海上打击”“海上盾牌”“海上基地”能力建设。2007年又首次以“合作”为关键词发布《21世纪海上安全合作战略》,将信息化条件下的各军种联合作战和国际合作应对共同威胁纳入海军建设目标。

2010年美国开始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海军建设也进入新一轮调整期。2015年新版《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和2016年《维持海上优势的设计》,集中体现了新的战略目标和使命任务:保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建设具有绝对优势的海上力量,承担起从海底到太空、从深海到近海直至信息领域“保护美国免遭攻击和保持美国在世界关键地区的战略影响力”,为此突出强调“全域进入”和“电磁机动作战”的能力建设,以首先进行威慑、威慑失败便“实施决定性作战行动”为作战方针。而新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又放言将海军舰艇总规模调整至12艘航母和350艘舰艇,都显示出回归以“使用战斗达成战争目的”指导其海军建设的传统战略理性。

其次看俄罗斯海军。苏东剧变后,俄罗斯作为苏联继承者全面衰落,海军舰艇总数减少了37.5%,战斗舰艇减少了87%,几乎完全停止了远洋活动。2008年俄军全面启动“新面貌”军事改革,海军确立了“保持足够数量,注重提高质量,与其他军种协调发展,最充分地应用现代科学技术”为指导的精兵建设目标,计划建设一支“具备四大洋远洋作战能力”的海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