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把壶|邹市明憾败草根木村翔,改变命运的金腰带

一把壶|拳王邹市明败给草根木村翔,改变命运的金腰带

7月28日,邹市明在拳王赛中憾败日本的草根木村翔,输掉WBO金腰带。胜败乃常事,但这一场比赛却让我们注意到了一个人——木村翔。一位之前名不见经传的日本选手。木村翔的胜利,很多人分析这是因为他强烈的想要改变命运的决心远胜过邹市明。毕竟古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木村翔出身贫寒,主要工作就是搬运工和快递员,一天工作6小时。剩下的时间才能给他用来联系拳击。他在日本体育人募捐网站上长期寻求捐献,最少的募集金额是1000日元(不到60元人民币),最多10000日元,即便这样也没有多少人支持他。

他的女友也因为他的贫穷抛弃了他,几年前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因癌症去世。一切的依仗他走到今天的就是他天赋异禀的力量和渴望成功的坚决信念。他的愿望简单而又质朴:“赢得比赛,我就不用每天去开车送酒了。”赢了比赛就能换掉脚上那双破了口的鞋子了。小了邹市明8岁的他就是凭着那股想要冲破命运的强大信念和那比邹市明年轻体壮的体能赢得了比赛。

赢得了那个能够改变他命运的金腰带!

抛开国家荣誉和个人喜好的问题,草根木村翔的经历确实值得人尊重和敬仰,人这一辈子又有多少人能够靠自己的双手改变命运,摆脱出身所带来的桎梏?自怨自艾,抱怨一生的人又何其之多。

今天小编要讲到的一个和木村翔一样靠双手摆脱命运人——供春。明代赫赫有名的紫砂壶大师。实实在在的、有名有姓的第一个制作紫砂茶壶的大师。他制的紫砂壶又被称为供春壶。

供春壶的出现,不仅仅是供春制作的一把壶,它的出现代表了紫砂壶走向成熟高峰,在中国紫砂壶的发展舞台上有着不可或缺的代表作用!供春唯一所存之作亦被誉为世界第一壶。

而这一切都是一个卑微的小小书童制作的……

吴颐山,一名宜兴的普通进士,而供春彼时是他的一位无名无姓的书童,陪着他在宜兴的金沙寺读书赶考。供春偶然窥见寺中的老僧用陶缸陶瓮,便偷偷的在一旁仿照学艺。

因怕老僧察觉,也不敢动用陶土,而是偷偷拿了那僧人洗手缸中沉淀的泥沙,或是手指纹螺中嵌入的沙泥。少少的一点一滴的积累成将将可制茶壶的分量,所以制的壶胎体很薄,只因陶土来之不易。“规而圆之,刳使中空,制成壶样。”洗手缸中沉淀的泥沙比之一般的陶土纯净细腻、杂质低,所以供春用它做出的紫砂壶总是跟别人的不大相同,造型也更纯粹多变。

供春不敢大肆张扬,制壶的火也不敢在大窑内猛火烧,而是用小焙炉“试焙试烧”。不曾想却是火候到位,壶身轻巧。

供春作为书童,不同于普通紫砂工匠造型单一刻板的茶壶,他更懂文人的审美,甚至可以说是刻在骨子里的深刻记忆。当时的文人欣赏怪松奇石,认为“丑极”即“美极”,供春的壶便因文人的喜好仿照了金沙寺旁银杏树的树瘿,也就是树瘤,做了那一把壶。

这便是史上有名的树瘿壶,后改名为供春壶。因为家主是读书人的原因,文人骚客聚集喝茶的次数多了,树瘿壶也就这样传播开了。据传吴颐山的侄儿曾写过一本《阳羡茗壶赋》,上书:“彼新奇兮万变,师造化兮元功,信陶壶之鼻祖,亦天下之良工。”说的便是这树瘿壶了。

时人更是赞供春之壶,胜如金玉。可见供春壶的名望之高,可比金玉!

而这时候的供春便因为自己的壶而获得了自由身,脱了奴籍。但他家的姓氏却无从考证了。世无“供”姓,“久而有名,人称龚春”(《玉石瓠》),供、龚同音也。然而在所制的壶上落款,仍题作“供春”。这是因为作为艺术珍玩的题识,“供春”比“龚春”文字意境高雅得多,内涵也深刻得多。

供春壶名满天下,历来宜兴的紫砂名家高手仿制供春壶的人很多。像明代的黄玉磷,江案清,近代的裴石民,当代的汪寅仙,徐汉棠、延芫法师、等都对供春做过研究和仿制。供春的壶硕果仅存,但供春壶却因此流传了下来。万变不离其宗,在传统供春的基础上做了艺术变形和延伸,自然美感强烈,形态变化大。传统手工艺和现代艺术感的完美融合,形成了当代供春壶时而饱满、时而锈蚀、时而灵巧、时而敦厚、似兽非兽,似木非木,亦或是什么皆不是的完美的艺术展现!

出身卑微并不可怕,就像孟子所说的那样:“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最终达到“曾益其所不能”的伟大胜利!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关了门,必会给你一扇窗。木村翔和供春都失了门,却被赋予了一双能够破门而出的双手!所以,出身给你的并不一定是桎梏,能够打破桎梏的牢笼的勇气才是上帝给你的财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