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金鱼精吃童男童女,其实是人与妖的一场公平交易

有趣,有料,有深度

本文作者|叶之秋

文章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离开车迟国都城后,下一站就到了车迟国边境、通天河畔的陈家庄。在这里,他们遇上了专吃童男童女的鲤鱼精。

令人奇怪的是:这个变态妖怪来到通天河畔已经九年、吃了八对童男童女了,可是通天河两岸的百姓没有一家试图反抗这个丧心病狂的妖怪。以陈家庄的富庶,庄里人完全可以拿出钱财去请高人来降妖伏魔。要知道通天河的东岸就是车迟国都城,有虎力、羊力、鹿力三大“仙”;车迟国的西岸是金兜山,金兜山中有强大无比的青牛精;走过金兜山是女儿国,附近有战斗力堪比八戒、沙僧的如意真仙。

请输入图片描述

可是通天河沿岸的许多村庄,包括陈家庄在内,没有一家人跑去请高人降妖,反而尊称鲤鱼精为“灵感大王”,对其虔诚供奉。

陈家庄的大佬陈澄吟诵了一首七律,可以为读者解惑:“感应一方兴庙宇,威灵千里祐黎民。年年庄上施甘露,岁岁村中落庆云。”这前四句是说灵感大王的好:自从他到来之后,通天河两岸千里之地都蒙其庇佑,各处村庄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老百姓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灵感大王既然这么好,为何陈澄还要悲伤落泪呢?因此听闻这四句,孙悟空不禁插话说:“施甘雨,落庆云,也是好意思,你却这等伤情烦恼,何也?”

于是陈澄说出了七律的后四句。原来,灵感大王之所以答应庇佑通天河千里百姓,是有条件的—每年要吃一对童男童女。

按照常理,听说这等残忍的事,唐僧师徒应当愤恨不平才对。可是,不单是唐僧沉默,孙悟空更是一脸平静,只是说:“要吃童男女么?”陈澄说:“正是。”

孙悟空为何如此平静呢?因为他在天庭也做了很长时间的神仙,对于神仙和凡人之间所谓的“权利与义务”一清二楚。

大闹天宫时,他曾经变成二郎神的样子前往二郎神的居住地灌江口。他走入二郎神的神庙,判官、小鬼前来迎接,孙悟空就泰然自若地坐在中间,“点查香火:见李虎拜还的三牲,张龙许下的保福,赵甲求子的文书,钱丙告病的良愿”。

百姓有需求,就会去求神拜佛。那么,是不是神佛就一定会满足百姓的祈求呢?

根本不是。神佛答应凡人的祈求,那是有条件的:要有足够的香火。有了与需求相等的香火,神佛才会帮助凡人实现愿望。这供需之间执行的是“平等交易”原则。

古人对所谓神佛的信仰非常现实,不但需求大于供给,并且常常打白条—“若是菩萨保佑我生下一个儿子,我就给你重塑金身。”言外之意,若是没有生下儿子,自然就不会重塑金身。事实上不但不会重塑金身,此人还有可能发怒,把原来的塑像砸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