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爱心”被消费“捐款”变玩笑

近来,分别发生在陕西和河北的两起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一是陕西高校学生参加的爱心支教却变成了收费辅导班;另一起是某企业声称为希望小学捐赠的20万元最终缩水为2000元。专家认为,两起事件虽表现形式不同,但同样是伤害了真公益、真爱心的伪慈善。

以“爱”为名敛财

一名来自陕西某高校的学生告诉记者,6月底放假前,她在QQ群里收到一个“义务爱心支教”的宣传,支教活动地点在安康。这名学生是安康人,觉得可以利用暑期时间为家乡的孩子做点好事,因此报名参加了这一“义务爱心支教”活动。

可是,等她去了之后才发现,事实和想象中的支教有出入,负责人让他们挨家做宣传,还以收取教材费为由,向每家收费。

“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宣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从汉中市教育局了解到,经教育部门调查,此次“支教助学”活动是由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组织,聘请一些在校大学生,打着“爱心支教”的旗号,在汉台、勉县、南郑部分乡镇开办以赚钱为目的的暑期培训班。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以经营为目的的注册公司,无举办教育培训班资质,属无证违规办学行为。

目前,汉中市教育局已要求相关县区教育体育局、镇人民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组织镇综治办、派出所、市场监管所、文卫办等职能部门立即对违规培训点关停取缔。各镇培训点已全部关停取缔。

以“善”为名做戏

近日,河北省邯郸市一次拍卖捐赠活动在网上引发热议。

河北涉县关防乡后池村新愚公希望小学副校长刘榜年对记者回忆说,6月25日,爱心组织“漠然的释怀”成员程云与他取得联系,称由华夏传奇艺术品交流中心组织拍卖会,捐助他们小学8名贫困学生,给予每人2000元。之后,该校经过筛选确定了6名贫困生。为确保学生安全,学校决定到时由刘榜年带队前往邯郸。

刘榜年与6名受助学生于7月1日14时被接到邯郸某酒店拍卖会现场。拍卖会上,主持人宣布华夏传奇艺术中心邯郸分公司将向后池村新愚公小学捐赠20万元,并让受助学生与捐助方合影留念。仪式结束后,捐助方仅现场向6名贫困学生捐款2000元,在刘榜年追问20万元捐赠事宜时,捐助方称20万元支票是道具,做给现场观众看而已。

记者在联系华夏传奇艺术中心邯郸分公司时,对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也查不到华夏传奇艺术中心邯郸分公司、华夏传奇艺术中心、华夏传奇艺术品交流中心的相关信息。邯郸市工商局的一位负责人称,该公司并未在河北省内的工商部门进行注册,其背后企业由于信息不全,目前也无法搜索到,因此具体办公地点不得而知。

慈善不容被抹黑

假借“慈善”的幌子,消费的不只是一片爱心,有损的不只是社会公德。

7月17日,陕西师范大学团委发布了禁止本校学生参与“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声明,提醒学生提高警惕,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以免给自己、学校和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关于此组织对该校造成的名誉损失,该校将保留法律追究责任的权利。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吴帆认为,随着支教事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投入到这一公益活动中,这本是一件好事。但随之而来的一些乱象也提示我们,支教活动应当在规范有序的组织和指导下进行,相关部门需要加强监管。

河北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主任陈佳表示,慈善赠与庄重严肃,赠与人虽事后表示赠与活动并非出于本意,但由于其赠与场合的严肃性及赠与目的的明确性,再加上赠与人之前的一系列行为,都可以证明其赠与的意思给人的表象是真实的,因此该学校可尝试通过法律来维护自身权益。

(据新华社北京7月27日电)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