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采耳师为啥越来越火?她用音叉,挽救了一个钢琴家

林怡路过街角的琴行时,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于是停下脚步,和行人一起驻足聆听。

那是贝多芬的《月光》,她最爱的曲子。

一曲终了,行人纷纷赞叹,林怡却皱起了眉头:这台钢琴走音了。

要是在以前,她一定会进店找到老板,告知钢琴的高音区音准有问题,哪怕是不收钱也要把琴调好。但是这次她犹豫了一下,黯然转身离开了。

平凡的钢琴调律师

林怡从小喜欢钢琴。

她至今都记得,小时候妈妈拉着她的手回家,路过一家琴行开业。店长是一位年轻的姑娘,穿着白裙子,长发飘飘地坐在琴前,纤细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灵巧地飞舞。那时候她还听不懂琴声的悠扬,却被那优雅的姿态打动,也爱上了钢琴。

但是她的家境负担不起高昂的学琴费用,小城培训班短暂的练习不足以培养出高超的技巧,无法让她沿着钢琴这条路走下去。但是她又实在舍不下钢琴,最后只好报了钢琴调律专业,远赴南京艺术学院学习。

毕业归家,她才发现家乡的小城里,满打满算不过百来架钢琴,她学的专业完全没有施展的空间,于是一个人拉着小行李箱,踏上了郑漂之路。

名校毕业,专业对口,长得又讨喜,她很快在一家钢琴艺术培训中心找到了工作,下班后她也不辞辛苦地上门为人调琴。这样充实忙碌的生活她已经持续了两年,在补贴家用之余,她终于攒下了些钱,距离买一台属于自己的钢琴,已经相距不远。

但是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让她很忧心的事:上周她为一架钢琴调音,调完后她坐在钢琴前,熟练地弹起了《月光》。这是她的一个小癖好,不仅对调音结果做最后确认,也是对自己认真工作的一个小犒赏。

但她很快发现,高音区听上去有些不协调,她只好拆开琴键重新调校,费了番功夫才搞定。

同样的事在一周内发生了三次。

她有些慌了。

爱惜你的耳朵

像爱惜你的手指那样

“你确定你听力有下降?这么小的声音都能听见,你听力比我强多了啊。”闺蜜小小推开卧室门走出来,手里的音叉还在微微震动。

“是真的,以前我调律从没犯过这种错误!”林怡很紧张,虽然她听力还是比普通人敏锐,但是无疑比以前弱了一些。

“你是不是掏耳朵不小心伤到了?”闺蜜猜测到。

“不可能!”林怡立刻反驳,“我就怕掏耳朵伤害到听力,从来都没敢掏过!”

“从来都没有?”闺蜜又问道。

“从来都没有!”

“那我可能知道原因啦!跟我来。”闺蜜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出门了。

抬头看了一眼写着耳聪采耳四个字的薄荷色门头,林怡有点犹豫:“真的要掏耳朵啊。”

“当然啦。你从来不掏耳朵,指不定耳孔里面攒了多少耳垢,没堵上算你运气好啦!”闺蜜看她一脸不安,一边拉她进店一边安慰说:“放心啦,不专业的人瞎掏耳朵才会掏出问题来,这耳聪采耳很专业的,我都来过很多次了,超舒服的!放心放心。”

等走出店门的时候,林怡忐忑的神情一扫而空,又变得元气满满。

整整70分钟的采耳流程,从她的耳朵里取出来了不少耳垢和一颗耵聍,音叉震耳的时候,震动被传递到银针上,银针在耳道内震动,让她感觉整个耳部神经都被刺激得敏锐起来。她每天都要用音叉去确定小字一组a音,好进行钢琴调律,但是她从来不知道音叉还能这么使用!实在是太舒服了!

“小小!太谢谢你了!我感觉超有用!而且好舒服啊。”林怡拉着闺蜜手道谢。

小小高兴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有用就最好啦,未来的大钢琴家!”

未来的大钢琴家

第二天一早,林怡就带上她全套的钢琴调律工具,来到了之前路过的那家琴行。进门就冲老板喊道:“老板!你昨天弹《月光》那台钢琴走音啦!我来给你调音了!”

“调音?你行吗?”老板看了看林怡修长纤细的手指,“你这是弹钢琴的手,不是干活的手啊!”

“只管放100个心啦,不好不收钱!”林怡信心满满。

调好了这架琴,她就去买属于自己的钢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