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老人掀起上衣,肚子上有一个大硬包,说是被炮弹碎片伤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是抗美援朝老兵刘贞祥至今仍会哼唱的战歌。即使老兵身体衰弱,记性大不如前,但对那段峥嵘岁月,依旧记忆尤新。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朝鲜战争宣告结束。战争的硝烟已消散了整整64年,64年后的7月27日,正值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将近之日,记者特意来到临河区新华镇新荣村三组,寻访抗美援朝老兵刘贞祥。

老人出生于1928年,于1948年3月入伍,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步兵。正值解放战争之际,刘贞祥跟随解放军三野部队南征北战,之后又随部队在福建沿海积极训练,准备随时听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令一举渡海解放台湾。这时党中央审时度势,为打击美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保家卫国,果断决定部队开拔朝鲜,支援朝鲜人民的抗美战争。刘贞祥作为其中一员,于1951年跨过鸭绿江,用3年时间亲历了这场战争。

“我是34师106团的,我们连长叫贾克祥。团长?我们团长姓肖,叫啥记不清了……”老人年纪大了,耳朵背,记忆力衰减,但依旧吃力地向我们回忆着他所在部队的番号。“书信呢?咱们在朝鲜时候能和家里面联络么?”我们凑近老人的耳朵大声提问。老人顿了顿说:“信?有了哇,收到了,不过,唉……”通过老人断断续续的描述,我们听到了一段让人唏嘘的往事。

在1952年上甘岭战役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老人作为守卫上甘岭的一员,誓死坚守阵地。“首长跟我们说,成败就在这一仗了。”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即使将上甘岭的主峰山头削低了两米,依然无法撼动英勇伟大的志愿军。形势危急之时,家书来了,这对于离家千里、在艰苦环境下依然毫不动摇的志愿军来说,就像在朝鲜零下40度的苦寒之中接过了一杯暖暖的热水。“信的内容是我母亲没了,当时我不知道,打完仗才看到……”忆及那段往事,老人不禁语带哽咽。原来,在当时的环境下,连队为了不让刘贞祥分心,只好将信偷偷压了下来。我们不知道在战役结束后看到家书的刘贞祥是怎样地泪流满面,只能感叹战争的残酷以及人们在战争中的种种不得已而为之。

“您受过伤?”“有,炮弹片炸的。”老人随即掀起了上衣,他的肚子上有一个大硬包,这是在上甘岭战役时被炮弹碎片伤的,现在看起来仍然触目惊心。“还有没有了?”我们大声地问。“还有,胳膊被枪打了,阴天就疼,都抬不起来。”老人抬起胳膊向我们示意着。听着老人的讲述,看着老人的旧伤,我们的喉头有些哽咽——伟大的老兵,是你们的牺牲和付出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和平生活。

老人的儿子拿出了老人在1953年所获得的勋章。老人拿着勋章仔细端详着,不时用粗糙的手抚摸着。“这两枚勋章简直是父亲的命根子,宝贝得不得了。”我们看到一枚印有毛主席头像的抗美援朝纪念勋章和一枚上书“和平万岁”的和平鸽勋章,那厚重的历史感使我们对勋章充满了崇高的敬意,这勋章见证着老人的峥嵘岁月以及作为一个士兵取胜的无限光荣。据老人儿子介绍,现在老人每年可领取生活困难补助13464元,他们很感谢党和政府对老兵的关怀和帮助。

临河融媒体中心记者 郝宜田 李恒

精选